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十六章 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宅内的众人,不可置信的望着缓步而入的陈年。

  居然还有人在此刻为洛家出头,当众将王文怡的话怼了回去,只怕跨得进来没命出去。

  嚣张!比王文怡更加嚣张!

  “这人是谁?你们有认识的吗?”

  “京都世家子弟没这号人物。”

  “他身后的中校,我知道,是姜部长的警卫兵,叫刘凤文。”

  “难道是姜部长叫来的人?替洛家做和事佬的?”

  “我看不像,若是来做和事佬的怎会当众怼回王上校,我们看着便是。”

  这些年轻宾客心中疑惑,三五成群,轻声细语的交谈询问,都想搞清楚陈年的身份。

  而洛家人听陈年怼王文怡的话,登时对他多了几分好感,二爷洛故杰望着气宇轩昂的陈年开口问道。

  “请问你是?”

  之前听董云虎说洛家之人这些年对洛玉橙不怎么待见,陈年心中对洛家还没什么好感。

  但进了洛家祖宅后,见几兄妹感情尚可。

  便礼貌的答道:“我叫陈年,是洛奶奶的晚辈,爷爷陈友臣嘱咐再三,到了京都一定要来洛家向洛奶奶问好。”

  洛玉澄登时吃惊的望着陈年,这小青年刚进来,便觉长相有些熟悉。

  没想到居然是执念了数十年的男子陈友臣孙儿。

  前尘往事断肠诗, 侬为君痴君不知。

  酸甜苦辣、五味杂陈的心绪在心中翻滚,最后还是化作一声叹息。

  “哎,你爷爷身体可好?”

  陈年见洛玉澄先问起爷爷的身体,心中欢喜。

  说明两位老人还有戏,咧嘴笑道:“爷爷身体挺好的,只是时常挂念您,嘴边常常念叨您。”

  从二人对话中,洛家兄弟便知晓了陈年身份,不待洛玉澄开口,洛故恩便先说道:“哼,他倒是过得好,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可害了我四妹一生,也害苦了我洛家。”

  “世事难料,我爷爷也是有苦衷的。”陈年望了眼厅内的花圈与长台上洛老爷子的画像,想了想还是没把爷爷被洛老爷子威胁的事说出。

  又从刘凤文手中接过大黑盒子,缓步走到洛玉澄跟前,将盒子递了过去。

  “洛奶奶,您和我爷爷的事,我大致都了解,也知道这几十年您过得不容易,陈年初到京都,这里面有些别人送的小玩意儿,便借花献佛了。”

  那老汉见此,赶紧上前,将双手捧着的清单一并交到洛玉澄手中。

  房产、商铺、股份、工厂、清单列的清楚明白。

  价值15亿到20亿的产业就这么送到了洛玉橙手中。

  洛故杰、洛故恩两兄弟在旁观看清单后,大吃一惊,当初那乡野青年的孙儿如今出手这么阔绰?

  洛家此时颜面尽失,大哥伤势严重,洛玉澄现在没有更多心思,去想其中原由,见着眼前的小青年,知晓陈友臣过得挺好,身体也挺好,那就足够了,叹气说道:“你今日来得不是时候,快回去吧。”

  “洛奶奶是心烦王家之事?不是什么大事,陈年替您解决了便是。”陈年本意便是来助洛家的,怎会打道回府,直截了当的笑道。

  见洛家众人惊诧的看着自己,见洛玉澄还想开口劝说,陈年抬手一压。

  又笑道:“真不是什么大事,您稍等一会儿便好。”

  转过身子,陈年脑袋微偏,一双清澈的眼神向王文怡看去。

  而王文怡自陈年进来,便在一直打量着陈年。

  见到他身后跟着的刘凤文,便猜到了陈年身份,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地君。

  天赋太过骇人,比自己小十多岁,却站在了这个世界最巅峰的那一撮人当中。

  不过,到底是年少轻狂了些,初入地君,初入京都。

  便敢到王家与爷爷王安和,因为洛家之事争执,所以才会有今日,王文怡大闹洛老爷子十五周年祭日之事。

  你不是要保洛家吗?我就偏偏要打压洛家。

  这便是王安和的想法。

  “你爷爷真不是个东西,昨日我才到你王家府上,今日你这个当孙子的,便敢来大闹洛家,真的是没把我陈年当回事啊!”看着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王文怡,陈年毫不客气。

  王文怡双眼一眯,见到陈年,便知道今日的事,不是自己能左右处理的,却没想到这个少年地君说话如此锋芒毕露,直接骂上了爷爷王安和。

  事情待到现在,那些在旁的年轻人更加吃惊,这叫陈年的小青年居然敢对着王文怡直接骂他爷爷王将军?

  “既然你爷爷不把我当回事,我便不给他留脸了,给我滚过来。”

  陈年脚尖一点地面,身影便暴跨而出。

  “咻!!”的一声。

  王文怡双眼只见一道残影对自己冲来,还未提气运劲。

  便觉脖子被一只大手捏的死死的,将自己提到了半空,数道气劲从那大手传递而来,窜入自己身子,刹那间,周身穴道经络被封,丹田被破,全身气劲消散,满脸憋得通红,想大吼,却被那大手捏得,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陈年与王文怡说话时,两人还隔十数米远,一秒的时间,陈年便手提王文怡,如提死狗一般。

  将王文怡悬空提着,缓步走入厅内,来到了长台上洛老爷子画像跟前。

  那群宾客年轻人吓得赶紧退了出去。

  “王上校是踢到铁板了。”

  “肯定是地君,肯定是,就算人君境也不可能这样擒住王上校。”

  “没想到,没想到还有地君为洛家撑腰。”

  “快联系军部。”

  退出厅中后,这群宾客在院内,有的赶紧电话联系军部,有的则联系自己的家族。

  天君境与气海境,天差地别。

  随手将王文怡的身子丢在地上。

  “噗~。”王文怡身子跌落后,自胸腔喷涌向上的血液悉数吐在了地面。

  感受着残破的身躯,不敢相信,陈年居然直接废了自己的气海,从此以后沦为普通人。

  自己本是王家后辈第一人,本有望成就地君,带领王家,而现在,一切都化为泡沫,烟消云散。

  王文怡无法接受,眼泪抛洒而出,混着满嘴的血水,躺在地面大声哭喊。

  “啊!!!!陈年,你居然废了我的气海,我爷爷不会放过你的!你他娘的,王八蛋,你就不怕军部追究你责任吗?”

  陈年冷眼相望,随后伸出剑指,提气运劲往王文怡周身一点。

  真意八卦剑这招,可以拿来防御周身,自然也可以拿来困人。

  刹那间,王文怡周身便被一个周天八卦光罩困着,只能在光罩内一平米的地方活动。

  “你以为我陈年这么好说话?废了你的气海就完了?罚你在洛老爷子跟前跪满一天二十四小时,听清楚,是跪在地上,不是趟着或者坐着,差一分钟,你都别想出来!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我陈年说的!”

  陈年一双丹凤眼冷视着王文怡,缓缓开口。

  洛家众人不敢置信,却满脸激动,地君!这个叫陈年的小青年居然是名地君!为洛家撑腰来了!

  “刘凤文,通知他爷爷王安和,过来赔罪,不然我便打上他王家门去。”

  陈年拖了一张长凳在厅门口,便这么大马金刀的坐着,吩咐刘凤文。

  “啊?哦,我现在就通知。”

  还没缓过神来的刘凤文,心惊胆战,陈年来京数日,两人接触,刘凤文一直便觉得,这个少年地君温良恭俭。

  而今日这般举动,着实将他吓得不轻,听着陈年吩咐,赶紧通知王家。

  陈年坐在长凳上,伸手理了理刚刚有些皱的西服,望着洛家众人,咧嘴笑道:“洛奶奶,您放心,今天我就让王安和那老家伙乖乖的给您道歉。”

  那王安和也是地君,竟然还要他来道歉!

  霸道!无法言语的霸道!

  随后洛故亭被洛家后辈送去医院,而其余人等便都在洛家这么等着。

  等着王安和来。

  京都董家四合院内,董云虎与父亲董翠柏对桌而坐,桌上摆放着一盘象棋。

  董云虎望着父亲,眉头紧锁,缓缓开口问道:“父亲,陈年把王文怡废了,王安和刚刚出门赶去了洛家,我现在可不可以去洛家。”

  父亲董翠柏伸手拿起己方阵营的一个车,放在棋盘中,正对着董云虎的将棋,轻声说道。

  “将 军!小虎啊,心不静便神不清!别着急,叫张世柏的人继续盯着,等刘喜出门了,我陪你一起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