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四章 伪天境
三口气息吐纳,“呼,呼,”胸前的蛇形玉符吊坠正在散发着一股温热的能量游走在陈年体内,片刻时间,被裴听软剑洞穿的手掌,鲜血便已经结痂。

  望着裴听站在那都仿佛要倒了一样,摇摇晃晃,痴狂大笑,说自己是他突破天境的契机。

  陈年心中忍不住对裴听产生了一丝怜悯之情,这方世界的秘密,只有陈年才知道,天君境!这山河境内除了自己,还有人能打破人体的极限,突破到天君境吗?

  山河境这方世界,早就破败不堪,自女娲采秘境本源炼化五彩石,用作补天后,天地间的灵气便失去了循环复始的规则,就好比如一群沙漠中的人,都很口渴,但水就那么一桶水,你要喝,我也要喝,这水是喝一口少一口,上古至今,还有水吗?天地间的灵气早就枯竭了,再没有能量供人吸纳,转变生命特征,从而突破天君境界。

  徐山府逃到山河境内的一众大神,传下了神学,道法,佛门等诸多条路,可没有天地灵气作为根基,这些路皆为虚妄!而丢弃这些的人族则凭借着智慧,头脑,开创了适应这个世界的科学,成了山河境的主宰。

  陈年清楚的知道,在山河境内,人族能达到的最高武力境界,地君就是天花板,到顶了!从另外一方面来看,这世界除了自己,其他走这条路的人,都是凄凉的,没有机会!

  半坐在地上的裴听,右手五指猛地扣向胸腔,成鹰爪一抓,强行将自己凹进去的碎裂的胸腔骨头拉出纠正,左手五指骨是被陈年一拳尽碎,是再不能动了,斗大的汗珠从裴听额头两边滴下。

  “咳咳咳!咳咳!”大口的粘稠鲜血从裴听的嘴里吐出,染湿了藏青色的长袍。

  “大兄,解封,你快用《本经阴符七术》啊!”

  “大兄,快解封!”

  裴二,裴三看着大兄半坐地面,狼狈的样子,都忍不住对着大喊。

  天君鬼谷子传承有一门绝学,乃是《本经阴符七术》,这门绝学可将两名伴生子的一身功夫炼化到主传承者体内,显然,裴听才是天君鬼谷子的主传承者,裴闻和裴望都是伴生子。

  裴听看着两个从少年便陪伴自己左右的弟弟,此刻眼眶居然红了,裴听轻轻摇了摇头,绝不能用!他渴望达到武力极限,突破天君,但一切都是要两个弟弟平安无事为前提,如果要剥夺两个弟弟修行了数十年安身立命的伴生传承才能达到,那裴听宁愿不要!

  裴听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侵染在藏青色长袍上的鲜血滴答,滴答的滴在地面。

  “陈 年 !! 来吧!啊!”一声怒吼,裴听左手五指成鹰爪往前一划拉,一道劲气刹那间率先从半空中向陈年激射而去,裴听紧跟其后冲向陈年,双脚在地面急奔,身后的沙土都成了迷雾。

  陈年的脸色凝重,这个裴听太过一根筋了,不达目的不罢休,看来只能将他打的再无还手之力,才能结束。

  双方只有数十米的距离,陈年一样单脚蹦地,身子对着裴听激荡而去,双方就像两艘海面上的快艇,互相对撞着开去,两人骤然交至,裴听鹰爪撕裂半空激射的气劲率先与陈年相遇。

  陈年大吼:“来!!”张嘴一吸,那道激荡了数十米远的气劲竟被陈年吸入口中,陈年的两腮鼓涨如青蛙,嘴巴紧闭,“砰!!”一声闷响,陈年将这口消散的气劲吐了出来,这时双方只相差一米的距离时,裴听大吼:“鬼神不测功。”

  两人交锋,陈年右手被洞穿,只能用左手在空中转了一个八卦,猛地拍向裴听,眼见着就拍到裴听的身体,却悄无声息的从裴听身体中一穿而过,八卦消散,裴听的身体也跟着消散,此刻陈年才明白那不过是道幻影而已,“鬼神不测功。”原来是幻影傀儡之术,没时间给陈年思考,单掌八卦拍了个空,裴听的幻影刚一消散,陈年便察觉身后有死亡的威胁。

  “死 吧!”裴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裴听的右手成剑,锋利切割着空气的气劲在裴听右手剑上交错迸发,从陈年后背对着胸口处,猛然插入。

  "噗!!"身体被击穿的声音传入陈年耳内,刹那间后胸背一凉,裴听的手剑已然破开了陈年的身体,插入身体的一瞬,还不到深入一厘米,陈年身体在半空中借着裴听一插之力,顺势向右边猛地旋转。

  “咻!咻!咻”一刻间陈年便在半空旋转了三圈,成功躲过了裴听的手剑,避免了被穿胸的死亡威胁,裴听的右手剑一插而空,只穿插过了陈年的后背表皮,带起了些许血肉,陈年一旋转躲开,裴听举着手剑刹那间扑落在了地面。

  “砰!”裴听一落地转脚便借力御气,气劲迸向大地,反震着裴听又冲向了陈年,恰好陈年旋转落停,眼看着两人又要交至,陈年的眼睛一眯,抬脚踢向身前的裴听,毫无阻力,一脚落空。

  “杀!!”裴听的声音从左方传来,又是同一招鬼神不测。

  裴听在这瞬间,脸上漏出了笑容,赢了吗?这个十六岁的天才地君,马上就要被自己结束他的生命了!

  可惜!裴听的右手剑还未插入陈年的脑袋,便感觉到一股巨力在自己的丹田处爆发!

  “砰!!”这一声巨响比起裴望的狙击枪弹头更加刺耳!裴听的身体又一次飞出了数十米远,趟在地上,陈年左脚横在半空,缓缓放了下去。

  “同一招使用第二次,你这是找死!”陈年看着被踢飞的裴听,说完以后,又提气一脚踏在地上。

  “砰!!”陈年一脚结结实实踏在地面,整个人的身体嗖的激射到了天上。

  “八卦起山河 ,周易定乾坤。”震耳的声音从天空传遍四面八方,陈年仿佛远古战神一般居然短暂的停留在半空之上,周身的气息四处散发,带动头发飘荡,衣袍鼓动。

  虚空一个八卦显现,陈年身体坠地,双掌从后一推,那虚空气劲八卦从空中直扑趟在地上的裴听。

  裴听如死狗一般趟在地上,全身狼狈不堪,意识也开始模糊,双眼朦胧的望着上空浩瀚无边的八卦盘压来,要死了吗?到底是没能走出那一步!真是遗憾啊!如无意外,裴听必死无疑。

  “不!!!!”

  “大 兄!!”

  裴二与裴三大声嘶吼,凄厉无比,一瞬间两人便举起右手双指,点向自己额头刻的那个地字!!《本经阴符七术》!

  “真人者,与天为一,解 封!!”一个鬼神虚影猛然从裴听身体内出现,左手拿刀,右手拿剑,长舌吊在半空,甚是骇人!鬼神虚影双手扭动,一刀一剑分别隔空斩向裴闻和裴望,两团长虹般的能量从二人身体剥离,两人的面容瞬间就苍老了十岁,随后鬼神虚影卷着斩来的两团能量缩回到了裴听体内。

  陈年的虚空气劲八卦也拍了下去,“滋...滋..滋”气劲八卦压着裴听,慢慢旋转越转越快,发出锯子锯树一样的声音。

  陈年早已落在地上,皱着眉头看着,按理说就算裴听没受伤之前碰到自己的虚空气劲八卦,磨也要被磨成重伤。

  但是现在裴听早就是重伤之身,意识更是模糊不堪,可自己气劲八卦居然没有一击奏效,反而越转越快!

  “呲....呲....呲..!!!”几声玻璃脆响从陈年的气劲八卦处传来,一道道裂纹随后在八卦盘上显现。

  “嘭!!”一只如鹰爪般的手从八卦盘下穿了出来,整个气劲八卦盘被那只手穿了个通透,化为空气风尘消散在了四周。

  随后裴听的身子从地面直直的一下弹了起来,全身的伤势恢复如初,就像没和陈年大战之前一样。

  “哎...”裴听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叹了声气,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地面。

  “大兄,不用如此,我和老三,本就是沾了大兄的气运才有今天,若不是大兄我们早就死了,能为大兄成就天君境出上力,我们很高兴。”裴闻和裴望都笑着看着大兄,看着大兄身体恢复如初,没有一点伤势,那就够了。

  裴听睁开眼,抬起右手掌五指捏了捏:“这就是天君境吗?为何我感觉不到力量,可却感觉自己是天君境。”

  陈年脑袋扭了扭,伸手拍了拍额头,诶,这个裴听还真是个武痴,借助他两个弟弟数十年的传承修炼,还真成就了天君境,或者说成就了伪天君,这下麻烦了!

  天君鬼谷子确实是个奇才,独创的《本经阴符七术》,居然另辟蹊径,将传承分成主传承和两个伴生传承,最后主传承能吸纳两个伴生传承的能量,等同于有两个人替自己一直修炼一样。

  可惜,这种修来的传承能量,和天地灵气有本质的区别,是不能转变人的生命特征的,不过却能让人的心境达到天君境,就像是装着水的水桶,突然间把水桶换大了,可是里面的水还是没有改变。

  伪天君,其实也还是地君罢了,能使用的能量永远都没有发生改变,只是如何使用得到了优化!

  没有本源的山河境内,这就是走这条路的悲凉,赌上了生命去追寻,也没有机会!

  “陈 年!再 来!”裴听感受着自身的变化,虽然生命特征没被转变,但内心被无限拔高,迫不及待的想拿陈年试试手。

  “咻。”这一次裴听运劲,单脚轻轻点在大地之上,整个身子却如火箭一般,咻的撞像陈年。

  数次交战,陈年后胸背被刺穿破皮,右手掌被洞穿,眼见裴听杀来,心中却升起一股浓浓的的敬佩感,敬佩鬼谷子的奇才,敬佩裴听的坚韧,再也没有那种一览众山小的高傲。

  “地君裴听!不想你两个弟弟死,立刻站住!”一个喇叭声大吼着从村外传来。

  迸射的裴听在距离陈年五米处,停了下来,是谁?居然敢拿裴闻,裴望威胁自己!!两个弟弟就是裴听的逆鳞。

  一眼望去,村外来了一支三十人的部队,火箭炮,高速狙击,自动式步枪,配置应有尽有,全都是举枪成作战状态。

  更有身穿中山装的两名中年男人站在裴闻裴望身后虎视眈眈,看气息,都是地君高手无疑。

  陈年站在那吐出一口浊气,如释重负,要真是再战,自己可能就要交代在裴听手里。

  在村外,眼镜男张哥正站在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身前报告着情况,那军官好似察觉到陈年的目光,扭头看向陈年,还点了点头,报以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