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有道德修仙系统 > 第七章,你啥也不是
李长清看着神态悲惨的陈明,虽然也有怜悯,但是这关青凤又何错之有呢。

  没有理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在百姓的掌声欢呼之下,李长清带着小翠和侍卫径直走出奉天府。

  这一回,长清是真的给自己那正直的父亲长脸了,百姓对于天武城中出了名的纨绔印象也有所改观。

  传闻李公子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传闻李公子吃饭不给钱,还喜欢收保护费。

  传闻李公子殴打老头老太,抢小孩子的玩具……

  看来传闻也不是真的啊,许多百姓心想道,此刻就是小翠对长清都十分的崇拜,不断地称赞着长清。

  两名侍卫也更加尊敬着少爷了。

  李长清哪管得了那么多,此刻只想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一觉,任重而道远啊,明日继续……

  回到房间之时已经是很晚了,长清舒服的洗了个澡,回到床上。

  拿出那本《基础炼气术》翻看起来,这是大陆上人人皆有的初级炼气之法,要想得到更高深的法门则需要到学院或者宗门修行了。

  不过想要拜入宗门或者学院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天赋,心性,福缘都是缺一不可啊。

  长清以为自己是传说中的气运之子,没想到用前世那句流行的话来说

  ——呸,你啥也不是。

  看着这生涩难懂的基础炼气术,别说修炼了,看都看不懂啊。

  有一段是这么说的:凡修行之人,须要定息。息者,正也、安也,顺也,归也,伏也,宁也,静也……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怪不得满大街都是一二阶炼气士了,长清看得是头皮发麻。

  按照记忆之中,炼气打坐起来,虽然微微感受到天地灵气,深深呼吸吐纳着……

  修炼了一个时辰,灵力也不见增长,就这种乌龟般的修炼速度,就是修炼到寿元断绝,也未必能炼气大圆满吧,长清心中呐喊着……

  天道不公啊……

  一夜无话,昨夜下了一场春雨,一早醒来,空气格外的清爽。

  清风拂柳,一片盎然的绿意。

  李长清一大早就醒来了,决定继续外出做任务,哎,凄凄惨惨戚戚。

  用过早点,这次李长清没有带上小翠,经过昨日的事情,家里对他是彻底的放心了。

  昨日的事情一夜传遍全城,不少茶楼酒馆都在讨论着,宰相之子李长清一日破命案的事迹。

  出了门,李长清没有目的地瞎走着。

  看到了前两天买馒头没给钱的包子小贩,李长清掏出了银子给他。

  没有理会受宠若惊的包子贩,长清郁闷了,道德值没有增加。

  看来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增减道德值的机会。

  走在东城最最繁华的长安街。

  这一日,东城惊天新闻传爆炸了。

  恶人李长清疯了。

  帮苦力推车,给一群乞丐发钱,帮助王啊婆卖菜,背陈瘸子回家,帮老李找狗,带没钱治病的虎儿她娘去治病……

  有人说李长清真疯了。

  也有人说有得道高人指点,长清醒悟过来,并广施善举。

  众说纷坛,酒楼茶楼都在讨论着。

  什么,有人要跳楼了?

  我来……

  什么,黄奶奶的猫不见了?

  我来……

  我来……

  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完成任务;

  道德值为:39/100。

  系统提示:帮助官府追击的逃犯赵二楞逃跑,道德值-3,

  道德值状态为:36/100。

  李长清:“靠……玩啥啊这是。”

  这一天是有些累坏了长清,忙里忙外的才长了10点。

  还是查案舒服啊,李长清已经从东城做任务到南城,走到哪做到哪儿,现在要返回宰相府休息了。

  走到悦来客栈门口。

  “喂,小子我看你根骨不错,是个修道的好材料要不要跟随老夫修道啊,老夫有很多强大的法术哟……”

  李长清一惊,这是电视上的情节啊,一般这么说话的不是疯子就是高人。

  嘿嘿,惊喜的猛一回头。

  咦,发现一个脏兮兮的老头,满脸灰尘,道袍破破烂烂,头发也不知几年没洗了,犹如鸡窝一般。

  切,原来老头不是叫自己,还以为是福缘到了呢。

  老头浑身的恶臭就是自己也能闻到了,一脸兴奋的样子不断的拦着路人说着。

  “小子,我看你根骨奇佳……”

  “小子……”

  “疯子吧你……”

  “蛇精病吧……”

  路人纷纷捏着鼻子逃开,骂着老头,老头也毫不在意,继续拉着下一个路人说着同样的话。

  李长清好奇的走到老头身边,就眼睁睁的看着老头。

  老头也没有搭理他,继续问下一个路人。

  长清一脸黑线,喂,给点脸好不好?我不是人的啊?

  忍不住了,李长清:“喂,高人,你看我……”

  “滚滚滚~滚一边玩去……”

  老头不屑的看了一眼李长清,还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fuck!ヾ(。`Д´。)ノ气坏我啦……

  疯子……

  李长清狠狠跺脚,头也不回的朝着府邸走去。

  我要做任务,我要做善人,我要刷道德值,长清怒了,我要当气运之子……

  回到府中,刚走进家门。

  小翠急忙迎了出来:“少爷啊,你去哪啦?找你一天啦。”

  “嗯?怎么了么,我出去玩了呢。”李长清回应着。

  “哦,没有,是奉天府来了人找少爷呢,说有个案子……”

  “唔~我去,你不早说。”

  “喂,少爷你去哪儿啊,你慢点,你还没吃……”小翠刚想说少爷还没吃饭呢,就看到长清夺门而出,消失而去了。

  “咕噜~咕噜~”

  肚子不听使唤了,哎呀,早知道吃饭在出来了,此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长清来到了奉天府,火急火燎地走进去。

  议事厅,只见何大人正着急的来回踱步,:“哎,怎么办呢?”

  王常春:“大人,莫要着急,定会有办法的。”

  “你说该怎么办,搞不好,乌纱帽都不保了哟,哼,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何应承像是要发泄一般。

  王常春只得露出苦瓜之脸。

  “哦?是谁别想好过啊?”李长清的话音在屋外传来。

  何应承和王常春一听,见到长清走进议事厅,双眼都放光了,像是看到什么金银宝山一般。

  “哎哟李公子啊,你可来了啊,这回你要救救我啊。”何应承面露苦色说道。

  “怎么了?咕噜~”李长清说着肚子又叫了,只能嘿嘿一笑,有些尴尬。

  “啊,李公子还未用饭啊,王队长立刻准备摆宴。”

  何应承听出来了,赶紧吩咐王常春道。

  “是!”王队长应了一声,就退下去了。

  李长清只得摸了摸鼻子,听何应承说了起来。

  “李公子啊,今早上有人来报案说,兵部侍郎常远之子常威杀了人,死的是在东城外,玄明山,玄明寺庙的主持——慧明方丈。

  而后我们赶紧出发前往玄明寺,当场逮捕了常威,现在正关押在奉天府大牢呢。”

  嗯?常威这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呢。

  “那既然逮捕了凶手,何大人又有什么着急的呢?”长清摸摸下巴道。

  “哎哟!李公子有所不知啊,这兵部侍郎掌管我国三分之一兵马大权,是当朝圣上信任之人,一口咬定不是他儿子犯案

  而这慧明方丈也是附近有名的凡僧,信愿之民众多,而且也不断地汇聚而来,给我府施压

  还有清天司听闻此事也介入了,要求我们交出凶犯,哎哟,我真是苦啊。”

  听到这,长清已经是有些理解何大人的苦了。

  一边是众多的信民,一边是兵部,一边是直属圣上的清天司。

  这时王常春也走进来了,说饭宴已经准备好了。

  肚子又叫了,长清也毫不客气跟着何大人前往奉天府后厅用宴。

  长清可顾不了那么多,一阵虎咽,看着何大人和王常春提起筷子又放下,提起筷子又放下,不断叹气。

  边吃边安慰两人:“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说说这个常威吧,怎么到玄明寺了?”

  正在何应承刚要向长清说话之时。

  “爹~”一声清灵的声音传入几人的耳朵。

  “咦,飘飘回来啦,快来见过李长清李公子。”

  只见一个白衣飘飘,灵性动人,杏脸桃腮的少女走了进来。

  咦?这人怎么有些熟悉。

  少女见到何应承提到李长清眉头一皱,:“爹,你怎么跟这种人为伍,哼。”

  什么鬼?我哪种人啊?

  “放肆,飘飘啊,这李公子可是爹请来的帮手啊,不得无礼。”

  “爹爹,你需要帮忙怎么不跟我说呢,找这个废物来有什么用,而且此人还是传说中的大贱男呢。”

  何飘飘嘟着小嘴,也有些生气了,虽然有些可爱,但是长清可没心情欣赏。

  脸都黑了,直接站起身来:“喂喂,小姑娘,我可没有得罪过你吧,我要贱谁也不贱你啊。”

  “爹你看看这人。”

  说着只见其全身灵光转动起来,灵气圈圈环绕。

  长清眉头一皱,靠,他是认出这个少女是谁了,就是当时噩运系统发作之时,踩他头上击退疯马的少女。

  “胡闹!”何应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只见其身上的气息传来也不比少女弱。

  这……

  这世界的人都如此深藏不露的吗,当初还以为何应承只是一个麻瓜呢。

  “哼。”少女一跺脚,就走出后厅,不知去了哪里。

  这时何大人收起气势,转过头陪笑道:“抱歉啊,李公子,小女何飘飘从小在九华山修行,近期才返回天武城

  疏于管教啊,还请李公子不要计较了。”

  “哦,没事何大人,咱们接着说说案子吧。”长清显然也没怎么在意,就坐了下来说道。

  “好好~”何大人也坐了下来。

  正要继续说话之时。

  突然,厅外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人还没进来,声音先传来了:

  “大人大人~不好了。”

  何大人怒了,:“何事?快说。”

  “大人……常…常公子,在大牢中死了。”那名官兵有些哆嗦道。

  “什么?”

  何大人神色一变,站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