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被霍格沃茨开除了?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永远纯洁
女鬼拖着罗恩钻入树篱中,没多久里面就传来罗恩那凄厉的叫声。
“有树藤遮挡,检测器进不去,只能在洞外盘旋,我们现在已经看不见罗恩·韦斯莱的状况。”卢多挠了挠头发,道:
“不过听他的惨叫声,可能遭遇了极大的伤害。”
看台上,韦斯莱夫人满脸焦虑道:“亚瑟,罗恩不会出事吧?”
“应该不会出大事。”韦斯莱先生咳嗽了一声道:“女鬼、母夜叉和女人鱼这类魔法生物,都对男巫师有着天然的好感。”
罗恩肯定没有生命危险,但可能要牺牲一下色相了。
站在迷宫内,哈利感觉自己隐约听到了罗恩的惨叫声,他赶紧跑过去,走了五十步,来到一个岔路口。
那条路一分为二,一条斜向左,一条斜向右。
他犹豫了片刻,选了右边的道路。
但走了十几米,哈利又觉得身后有声音,他回头张望了两三次,什么也没看见,道路寂静无声。
他稍稍放了心,继续前进。过了一会儿,他又回头张望,突然,他似乎看见在他刚刚走过的那段路上,有个东西在移动。
哈利努力张望,看见一个凸起小土包,不过半米高,椭圆的形状,呈现墨绿色,还有许多凸起,就好像是苔藓一样。
陡然间,小土包转过身,原来那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蟾蜍,狰狞丑陋,满脸都是疙瘩,舌头耷拉在外边,不断有黑色的黏液滴落下来。
那双眼睛闪烁着渗人的光芒,瞳孔呈现红褐色。
“哈利·波特遇到了魔鬼蛤蟆!”卢多盯着魔法幕布,快速道:
“魔鬼蟾蜍是一种浑身带有毒素的魔法生物,它的舌头能达到身高的数倍,极其危险。”
“呱!”
魔鬼蟾蜍发出低沉的叫声,大嘴张口,一股墨绿色散发着腥臭气息的水柱当空喷了过来。
“盔甲护身!”
哈利大喝一声,一道无形的坚壁立刻形成,毒液撞来,飞洒四周。毒液后方,是一条扁平的舌头,弹了过来。
那条舌头粘嗒嗒的上面似乎生满了倒刺,而前端却分着叉,它咻的一声化为了利箭再一次撞在了盾牌之上。
哈利被舌头的力量震得倒退了几步,只见那条已经伸长四米的舌头,继续增长,直接绕过铁甲咒,如蛇一般昂起,猛地再度落下。
哈利正要施展魔法阻挡,他额头的伤疤突然钻心地疼痛起来,舌头缠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拽倒在地。
哈利已经顾不得魔鬼蟾蜍,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要裂成两半,视线也随即消失。
他漂浮在一个墓碑旁,在他的面前,跪着个穿黑袍的男子。
“小巴蒂·克劳奇,你告诉我……你除掉了卡卡洛夫那个叛徒。”哈利感觉一道尖厉而冷酷的声音,从自己体内钻出来。
“但我得到的消息,他还活着,安稳地躺在霍格茨沃校医院的病床!”
“主人,我以为厉火已经烧死他了……”地上那人嘶哑地说,他的后脑勺在烛光中闪烁,似乎在发抖。
“我……求您恕罪……”
短小的手臂,握住一根魔杖的尖梢,指着小巴蒂·克劳奇。
“钻心剜骨!”那冷酷的声音说道。
克劳奇痛苦地尖叫起来,好像他的每根神经都着了火似的,尖叫声灌进哈利的耳朵,他额头的伤疤火烧火燎般地疼痛起来,他也喊出了声。
片刻后,那人停下了折磨,他冷冷道:
“算你走运,克劳奇,我今晚就要复活,在这么好的日子里,我还不想杀你。”
“主人!”地上的男人叫道,“主人,谢谢您……我非常抱歉……”
“现在,你立即去霍格茨沃,杀死卡卡洛夫。记住,我不能容忍你再犯错误了……”
“是……主人!”
“哦,”那个冷酷的声音突然高兴起来,“我们的客人来了。”
哈利的视线抬起,他看见远处出现三个熟悉的身影。
德思礼一家!
魔法幕布里,所有学生都看到哈利被魔鬼蟾蜍的舌头缠住,一点点地朝着它拖去。
但哈利却没有任何抵抗,只是捂住额头大声地尖叫,看起来痛苦不已。
“哈利·波特怎么回事?”卢多皱眉道:“他额头的伤疤似乎很疼,快点起来反抗啊,不然要被那头魔鬼蟾蜍吃掉了。”
不少霍格沃茨的学生,都从座位上站起身,发出阵阵惊呼声。
就在哈利距离魔鬼蟾蜍只剩一米距离时,哒哒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只见一头八眼巨蛛翻越围墙,快速朝着这边移动。
“啊,罗夫·斯卡曼德来了。”卢多惊喜地说。
坐在八眼巨蛛的背上,罗夫皱着眉头,看着惨叫的哈利,他刚刚正在抢布斯巴顿的勇士的三强杯,就听见了叫声,便赶来瞧瞧,没想到是哈利。
少年挥动魔杖,一道锐利的风刃凝聚出现,朝着地面斩去。
风刃落在地面,将魔鬼蟾蜍的舌头一刀两断,它嘴里喷涌出大量的鲜血。
八眼巨蛛吐出拇指粗细的蛛丝蹿出,缠住了哈利,再使劲一拽,将他拉出了鬼门关。

罗夫拍了拍八眼巨蛛,让他去和那只魔鬼蟾蜍玩玩,自己则落回地面,走到哈利身旁。
哈利直挺挺地躺着,双手捂住伤疤,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好像刚才一直在奔跑似的。
罗夫知道哈利每次伤疤疼痛,都和伏地魔有关,他挥动魔杖道:“闭耳塞听!”
将声音屏蔽后,罗夫蹲下身,问道:“哈利,你怎么了?”
哈利双手紧紧按在脸上。在他的手指下面,那道闪电形的伤疤火辣辣地痛着,仿佛有人刚将一根白热的金属丝按压在他的皮肤上。
“我刚刚看到……伏地魔和我姨妈一家……”
罗夫瞳孔猛地一缩,声音急促道:“还有呢?”
“伏地魔要小巴蒂·克劳奇来霍格沃茨……杀卡卡洛夫……”
“你有看见他们在哪里了吗?”罗夫问道:“好好想想……四周的环境!”
“他们在一个墓地里……”哈利紧紧闭上眼睛,竭力回忆着刚刚看到的场景。
“我还看到一块墓碑……上面好像刻着……两个五角星和一把短剑的盾牌——盾牌两边是两只狗……最下面还有一行字母……但我不认识。”
罗夫脸色凝重道:“那行字母是法语——‘Toujours Pur’。”
“什么意思?”哈利疑惑地问。
罗夫缓缓道:
“永远纯洁。”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