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十八章 得意太早了吧
刹那间,激射的赤霄剑入手,于半空,一剑纵身,直点向王安和头颅。

而王安和,左脚一跨一垫,身影一侧,金丝雪纹拳套已是套在了双手之间,一双虎爪气劲环绕,横空抓向,赤霄剑身寒刃。

“撒手。”冷声自王安和口中喝出。

起手交锋,陈年仅用了两成气劲而已,既然你要来试试赤霄剑的锋芒,便让你试试。

登时提气运劲,赤霄剑身环绕,交错纵横的气劲又加大了一成。

“呛!!呛!“两声拳剑交击声刺耳。

王安和只觉,一双气劲虎爪抓在了狼牙棒之上一般,混身是刺,隔着拳套都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剑身传递而来的刺骨锋芒。

老脸憋的通红,越是运劲用力,那剑身寒刃上传递来的锋芒,便越加刺骨。

这山河境内有何人能让陈年撒手?

当然不可能有。

双脚落地,陈年握剑的右手,抬手一撩,剑尖直直撩向王安和下颚。

一双气劲虎爪看似抓着剑身,却只能感受刺骨锋芒,丝毫改变不了陈年运剑的轨迹方向,更别说令陈年撒手了。

众人见此画面,顿觉滑稽。

只觉陈年在半空一剑点去,王安和侧身抓向剑身,随后却自己双手抓着剑身向自己的下颚划去。

“王将军这是什么路数?”

“难道是诱敌深入?”

“高!实在是高,我认为王将军这是,准备故意让自己的脸被剑划伤,才好以军法来状告陈年地君,苦肉计呀。”

交谈声入耳,王安和气急,这是说他在玩儿碰瓷的招式。

那锋芒剑尖距下颚只有七八厘米,来不及多想,王安和的气劲虎爪一撒,右脚后跟,遁地一蹬,整个身子倒退一米停住。

双眼惊乍的望着陈年。

这小子,气劲居然比自己还要浑厚,力道也大。

陈年以天君之境与地君之境的王安和对战还不跟玩儿似的?

都不用出剑法绝技,单单是基础剑招便能打得王安和险境环生。

见王安和撒手后退,陈年怎会让他松懈,右脚向前一踏,撩起的剑尖顺势向前一劈,剑风拂面,劈向王安和胸前。

点剑、撩剑、如今又是一招劈剑。

王安和从不曾感觉,这些平常不过的基础剑招,居然如此难以应付。

握紧双拳,提脚避让游走,不与陈年硬碰,闪身到了陈年身侧。

“破山崩!”轻喝一声,王安和瞧见机会,便施展出了拳法绝技。

双拳如龙,直捣陈年膀臂。

两人挨得近,瞬间金丝雪纹拳套便逼近了三十公分,距离陈年的膀臂只有两拳间距。

陈年见王安和双拳呼啸而来,脸上却还泛起一丝笑意,握剑的右手一转,反握住剑柄,抬手一转,那剑身刹那舞出一个圆圈,挡向王安和的拳法绝技。

“嘶!!!嘭!!”

一声爆响,拳面与剑身碰撞,那股崩劲才爆炸开来。

陈年瞧着赤霄剑身微微弯曲,一股崩劲自剑身爆炸震来,身体微晃,向左一个踉跄。

王安和双眼微眯,破山崩,崩劲如龙,好比隔山打牛,打了陈年一个踉跄,便乘胜追击。

“碎星象鼻拳。”冷喝出声。

王安和左晃右移,真机一显,立时使出第二招拳法绝技。

气沉丹田尖点地,蹒跚跛行左右移。

松肩拔肋,力贯稍节,一股钻劲,自拳面扭旋,虎虎生风的直撞陈年腰间。

“厉害!王将军动真格了。”

“这是天君孙膑的拳法绝技。”

“我知道,碎星长袖拳,据说可以打出三百六十连,环环相扣,防不胜防。”

“王将军虽然不是天君,怎么也可以打出六十连吧?”

众人惊呼,望着王安和大发神威,将先前还嚣张的陈年打了个踉跄,左一句,右一句说道。

陈年听着这些言语,见着王安和拳来,仍是觉得好笑,便看看你能使出多少连。

脚尖点地,长剑自下而上,一招托剑扫向王安和的拳套。

这次运劲的力道陈年又加大了一成,用出了四成气劲。

“嘶...嘶!”

拳剑交击,却是闷声低音,撞向陈年腰间的象鼻拳,被陈年的托剑托起向天上击去。

王安和登时双脚蹬地,整个身子随着陈年的托剑跃至上空,双臂伸展。

“长猿十八捞月。”

又是一招拳法绝技使出。

王安和双臂上的拳劲爆发,眨眼间便延伸出八九米远,远看便如王安和的手臂伸长了八九米一般。

双目瞪得血红,王安和手臂挥舞,对着陈年的脑袋一抓,那八九米的拳法气劲直直从左右两方碰撞抓来。

陈年站在地面,托起的剑收回,背于身后,见着王安和爆发的气劲,摇了摇头。

“还说看看你的天君拳法有多刁钻,这么快就出全力气劲了,没什么意思,送你一招,刺剑!”

寒芒自陈年背后乍现,握剑收肩,五成气劲爆发,在剑身吞吐。

肩送手去,赤霄剑临空一刺,一股锋芒剑气从剑尖爆发,直扑王安和那八九米的拳法气劲。

无声无息。

剑气飘荡十数米之外。

王安和双臂延伸八九米的拳法气劲,从正中被切割阻断,散于空中。

剑劲对上拳劲。

一气切断。

可半空的王安和,非但未有气急,反而老脸上浮现了笑容。

那被一气切割的拳法气劲,眨眼间又虚晃如生,恢复到了八九米气劲,仍是从左右两边向着陈年脑袋抓去。

近在咫尺!

陈年刺出一剑后,收剑立身,本正准备淡然奚落王安和两句,突的眉毛一挑,眼角瞟着那半空延伸而来的拳法气劲,竟然恢复如初,已是到了脑袋双侧。

右手剑指,当空一划。

真意八卦剑,周天八卦光罩。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恍惚间,王安和于半空凌厉出击,双臂延伸的气劲长臂,疯狂抓向陈年。

烟尘四起,轰击声不绝于耳,地面裂缝延伸十数米远,至洛家众人脚下。

何为长猿十八捞月?

正是有十八击。

王安和的拳法气劲,如长猿臂,左右连续轰击十八次。

才落身于地,金丝雪纹拳套上冒着白色烟雾,临空十八击,对王安和消耗巨大,对速度力道的要求十分高。

此时竟喘着粗气,咳嗽了两声。

众人惊若木鸡,望着烟雾弥漫,陈年的位置。

“没了?”

“这就败了?”

而洛家的人紧握着拳头相互搀扶着。

一定没事!一定没事的。

在场的只有刘凤文毫不担心,与陈年相处数日,地君练功房都折了两次在陈年手中,他怎会败在王安和手里?

王安和深吸口气,挥洒长袖于身后。

他自信,这一招长猿十八捞月必定已经重创了陈年,就算会混元九州剑,在那瞬间,肯定也来不及施展。

王安和扭头看向那眼框红肿的洛家众人。

“哼!”一声冷哼,好似又一次打在洛家脸上。

随后又对着随身的勤卫兵吩咐道。

“谢茂!通知刘将军,不用过来了,我这就擒着陈年回北水军部领罚。”

“老家伙,得意太早了吧?你脑子是不是放在家里没带来啊?还是已经自大到了没脑子的程度了?”

陈年的声音自烟尘中传出。

“唰!”的一声,浓浓的烟尘被一剑斩做两边,尽数消散。

黑色西服的清秀陈年从中跨步而出,毫发无损。

抬手摸了摸耳边,眼神清冷凌厉,陈年又说道。

“你这招虚晃若生得厉害,害我折了好几根头发,不错。”

王安和早已满脸羞红,又惊怒。

本就是考虑到陈年会混元九州剑,防御无双,才会突发奇招。

没想到,没想到仅仅伤到对方几根头发。

王安和思绪还在飘荡如何应对。

而陈年的身影却爆发奔来,眨眼间便到了王安和身前,却没用剑。

王安和眼见那一张手掌抬得高高的,无限放大,连忙挥拳去挡。

“嘭!”的一声,金丝雪纹拳套破损了数条裂缝。

而王安和的身躯也被陈年一掌扇出十多米远,跌落地面。

“噗!”一口老血喷吐。

惊骇的望着陈年,怎会如此?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强。

来不及多想,王安和双拳崩地,身子弹起,古稀之年的身躯却矫健的往宅院外逃去。

哪还有与陈年对战的勇气,连孙儿王文怡也不管了。

陈年的身影跟着追去,眨眼间便追上,又是一掌抬高,气劲爆发八成,对着王安和后背一掌扇去。

“嘭!”又是一声响起。

奔逃间,王安和转身双拳挥挡,仍是被陈年一掌,扇出了十多米远,倒在洛家祖宅外大门口,吐出数口鲜血。

金丝雪纹拳套已是破烂不堪。

陈年脚尖点地,瞬间便飞身纵了出去。

众人连忙跟着跑出洛家祖宅,世事变化无常,这变化也太快了,眨眼王将军便毫无抵抗之力,被陈年接连两掌打出了宅院外。

在王安和身前,陈年蹲了下去,望着如死狗般的王安和,冷声道。

“给脸不要脸,你看,现在丢脸丢大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