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十一章 谪仙剑诀
陈年连忙溜到练功房外,董云虎也是跟着走了出来,一脸陶醉的说道。“老姜,你可不知道,我兄弟厉害啊!竟然把《混元九州剑》改良成了攻击剑招,我给取了个宇宙帅气虎啸剑!的名字,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一听就很有文化,很有内涵!配合着满目疮痍的练功房,这个名字简直就是绝配啊!这股意境~啊!我无处安放的才华!”

姜部长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没和董云虎搭话,只轻飘飘笑道:“哦?小陈自创了绝技?恩!不错!看来威力很大!”

董云虎一只大手又自然的抱着陈年肩膀,陈年有些无奈,求助的眼神望着姜部长,可惜姜部长视若无睹,装作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安排人修缮练功房,随后又交了一个信封给陈年,告诉陈年里面有市区住处的地址、钥匙和一个军用手机,便说还有事情要办,转身就走。

走时董云虎还大叫:“老姜,你跑什么啊,我董云虎难得来一次基地,走去喝酒啊!”

“你这头老虎还是和小陈喝吧,我可喝不过你!”走的远远了,姜部长的声音才传来。

董云虎的一双虎眼转过来直直的看着陈年,如果眼睛能说话,那这双虎眼肯定就在说,兄弟,你可不能拒绝哥哥我啊!

陈年一脸苦笑,初次结识,如何拒绝董云虎的一颗赤子之心!随即说道:“虎哥,我正好要去市区里住,干脆咱们出去喝,你等我一下,我回房间收拾一下东西!”

“哈哈哈,好,大哥帮着你收拾,就去我家里喝,酒管够!!”董云虎顿时开心说道。

陈年本就只背了个双肩包来,这去市区住,军装也穿不上,只带了衣柜里的那套黑色西服和雕龙木盒装着赤霄。

姜部长派了刘凤文来开车送两人到董云虎家中,就在京都中心,而且是一座仿古四合院建筑,占地接近两千平!陈年暗自咋舌,京都中心的房价,一平需要好几十万,这两千平?董云虎家中实在是有钱,有钱得紧!

两人对桌而坐,桌是八仙桌,酒是茅台酒,摆了整整八瓶在桌上,董云虎又吩咐家中人上了些下酒菜。

“兄弟,你来,咱们先干一杯!”说罢董云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而陈年看着眼前的酒杯则有些踟蹰,这是什么酒杯啊,偌大的红酒杯,一杯起码能装半斤茅台酒。

“虎哥,你平常都用这个杯子喝酒?”

董云虎咧嘴一笑:“没有!平时我都拿瓶子喝!一两二两漱漱口,三两四两不算酒,五两六两解解口,哈哈哈哈,兄弟快喝,咱感情深,必须一口闷啊,喝了吃菜,这可是我家专门请的江州厨子做的江州菜,神仙鸭!好吃得很!”

陈年无奈举起杯子一口饮尽!心中感慨,这董云虎当真是,斟酒时和风细雨,劝酒时豪言壮语!

两人在八仙桌上你来我往,眨眼就喝了四瓶茅台下肚。

“虎哥!京都四大世家你知道吗?”陈年脸色红润,举起酒杯,喝下一口问道。

“四大世家,你哥哥我董家就是四大世家之一,不是我吹牛皮啊!我董家在四大世家里都是这个!哈哈哈!”董云虎也是微醺微醉,伸手在陈年眼前比了一个大指姆!

“那洛家呢?”

董云虎拿起酒瓶又给陈年倒酒:“洛家?你说的是洛故亭家吧!早就不是什么四大世家了,他老爷子在的时候还挺风光!可惜啊!哈哈哈,他老爷子十多年前嗝屁了!洛故亭那老家伙资质不行,只是气海境,混了个东风军上校!他还有两个弟弟,老爷子在世时整天寻欢作乐,连大力境都没有,屁都不算!”

董云虎拿着酒杯摇晃,一双虎眼迷糊的盯着酒杯里的酒,缓缓又说道。

“兄弟,你说,一个只有气海境,东风军上校的家族,能坐稳四大世家吗?这十多年,洛家的产业、家业早就被蚕食得差不多了!都是能者居上啊!还好我董云虎天生丽质!不!是天生神力,天赋...天赋有才!二十九岁就成了地君境,接了我家老头的班!不然我老头子挂了以后,我董家也是什么都不算!”

陈年将酒杯放在桌上,显然有些吃惊,听董云虎说的话,董家是一门出了两名地君!难怪!难怪姜部长对董云虎也有些不知如何拿捏的样子。

“虎哥,那洛玉橙呢?”爷爷陈友臣年轻时遇到的洛家姑娘洛玉橙,应当就是洛故亭的妹妹,陈年又继续问道。

“洛玉橙啊!兄弟我跟你说,这里面可是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我也是在我家老头子那听到的,这洛玉橙啊,是洛故亭的妹妹,他们老爷子还在的时候便和王家定下了姻亲,让小女儿嫁给王家长子王安和,可是王家的接亲车队开到了洛家门口,这洛玉橙居然说自己心有所属,宁死不嫁!”

“洛老爷子不可能杀了自己的女儿吧?只好拒了王家!听说啊,从那以后洛玉橙呢就吃斋念佛,很少现身,十多年前洛老爷子下葬的时候,出现过一次。”

说完后董云虎打了个酒嗝!又把自己和陈年的酒满上,挪了挪凳子,离陈年近了一些问道:“兄弟,你和这洛家是不是有什么瓜葛啊?”

陈年举杯和董云虎的酒杯碰了一下,说道:“虎哥,我也是受人之托,到了京都要去洛家向洛玉橙问一声好!所以才向你打听打听。”

“啊?兄弟快说说,快说说,是不是就是当年那洛玉橙的心上人拜托的你,那人是谁?。”董云虎心生好奇,登时凑得更近,连忙问道。

听董云虎讲过那些前尘故事后,陈年便有些尴尬,没想到那洛玉橙竟宁死不嫁,数十年吃斋念佛,对爷爷陈友臣一片痴心,便显得爷爷陈友臣倒像是负心人了一般,这道便不好回答董云虎的问题了。

老一辈都有自己的苦衷,缘分未到,阴差阳错,世事难料。

见陈年遮遮掩掩一脸尴尬,董云虎便猜到几分,那人十有八九和陈年有些关系,便又道:“兄弟,我听说洛家老爷子走后,洛玉橙在洛家可不受待见,你想啊,王家当年被扫了颜面,洛家老爷子在世时没什么好说的,可从十多年前洛老爷子挂了以后,这王家可是处处与洛家作对,洛家早就被打压的喘不过气儿了,都是因为洛玉橙,你说洛家能待见她吗?”

陈年听后,更替爷爷觉得心有愧疚,洛玉橙独自坚持了数十年,年老还要受自己亲人的不待见。

“这事我可要管管,虎哥,那王家是什么底细?”陈年举着酒杯淡淡开口,语气却很坚定。

董云虎拍了拍陈年肩膀,喝下一杯酒说道:“王家老爷子以前是华龙部中将,现在年纪大了,只有待在家等死了,就是王安和五年前突破了地君,和你我一样,都是华龙部上将军衔!这个老家伙心眼儿忒小了些,几十年前的事了还拿捏不放,成了地君,这五年王家可是变本加厉打压洛家。”

五年前突破地君,华龙部上将?

登时陈年心中有了想法,既然都是华龙部地君,那就去拜访一下这个王安和。

洛家以前没地君被打压就算了,自己如今也是华龙部地君,稍微插手,让王家和洛家握手言和最好。

“兄弟,要不要我出面和王家那老家伙打个招呼?”

“不用,我受人之托,就忠人之事吧!”

陈年与董云虎酒过三巡,握手言别,待得陈年身影出了董家大院,董云虎才转身,运转气劲化解酒劲,随后穿过三个过道走廊进了旁边的一处小院。

小院中,一位头发些许泛白的年中之人趟在竹藤摇椅之上,正是董云虎口中的老头子。

竹藤摇椅很缓很缓的动着,那人就躺着仰着脑袋,眼镜微眯着,看着天上星宿。

“爸,陈年走了,他很强!很有天赋!不亏是赢了裴听的人物。”董云虎来到小院,站在竹藤摇椅后,赞叹的开口。

董云虎的父亲,董翠柏,获得天君李白的传承,二十六岁便成就地君,和陈年一样,都是用剑!

天君李白的绝技《谪仙剑诀》被董翠柏使得目无全牛,挥翰成风!

领袖说陈年在华龙部排在前五,那这董翠柏就是毫无争议的第三,也是华龙部一直以来最看好的,能成就半步天君的人物。

董翠柏在竹藤摇椅上缓缓开口:“小虎,我董家那些在京都的旁支末叶,都吩咐下去了吗?”

“爸,都吩咐下去了,陈年的人像都传下去了,不会和陈年起冲突的。”

“好!”

“陈年和洛家有些关系,怕是会和王家对上,爸,我可不可以帮帮我这兄弟!”董云虎在父亲面前再没有那种言语不尽的感觉,说话都要稳重了一些。

“小虎啊,你这脑子要是能转得快一些,我就不用为了这个家如此费尽心机了,也许突破半步天君的人就是我,而不是那裴听。”

董翠柏躺着的竹藤摇椅刹那停止。

“王安和这人自负得很,他不会因为陈年就罢手的,他是斗不过陈年这小家伙,不过他身后还有刘喜这个混蛋,小虎,等陈年这个小家伙吃了瘪,你再站出去助他,那你们就更亲近了,把他拉到我们这方来,只要我不死,我董家三名地君便可以坐稳了四大世家之首!”

董云虎大气不敢出,缓缓轻声回道:“是的,爸,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董翠柏扭头看着自己儿子魁梧的身影慢慢走远,又抬头望着天上星宿缓缓轻吟:“借劲返、借劲锁、我本楚狂人、飞上青云端、二水中分白鹭洲、浮云游子意、笔落惊风雨、孤帆远影碧山尽、飞流直下三千尺、别有天地非人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一日还,半步天君!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