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五章 河图洛书
月色如画,挂在天幕,辉光隐隐洒下,年少的陈年此时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衫正在自家木屋房顶上仰望着天幕,天幕上一轮圆月,无尽星点。若天幕是画布,那这轮圆月和无尽星点也不过是仅仅几笔的勾勒,而这几笔却盖住了整个山河世界。

  “陈地君,您的侧脸可真是俊俏啊,月正当圆,好雅兴,不知道姜部长邀请您的事考虑得如何了?”中年带着眼镜的张哥突然搭着木梯,从屋檐伸了个脑袋出来,笑呵呵的看着陈年。

  陈年转头,眉角含笑,状态甚是轻松:“数日前,多亏了张哥及时报告上级求援,不然我陈家村可就要遭难了,陈年谢过张哥,如今张哥是姜部长手下的特派员,这份量,可比在江陵市委考古队重得多啊,前程似锦,恭喜恭喜啊!”

  见陈年对自己说的事避而不谈,反而恭喜自己。张哥也只好无奈笑了笑:“说起来,我还要感谢陈地君,我也是沾了您的光,才能替姜部长替国家做事,咱们都是国家的人,您再想想,想想,我先下去休息了。”

  望着张哥那眼镜脑袋从屋顶缩了下去,陈年又看着那天幕,愣愣出神。

  数日前那场大战,犹在眼前,十六年来陈年除了在大山里练习法门,与群兽相斗,还从未如此激烈的与人生死相搏,经此一战,陈年的心境也有了新的变化。

  若这方世界天地灵气没有枯竭,那裴听他,就是成就天君的风华绝代人物,可却因为裴闻,裴望,而甘愿束手就擒,被两名地君,三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押解走了。也许裴听是想先妥协,再随机应变,不过在陈年看来,科学的力量比这个世界武学的力量,要强大太多太多了,一个束手就擒的伪天君,真的翻不出什么浪花来。而留在陈家村的张哥就是那支特殊部队部长,姜部长特派留在陈家村,劝说陈年赴京为国家效力的。

  入夜后,陈家村各家各户都睡下了,那天除了爷爷陈友臣被自己极力阻止,而其余陈家村人等,尽皆被分离了当时的短暂记忆,全不记得有那么三个人来到陈家村,和陈年大战,不得不说现代科学的力量真的非常强大,山河境这方世界根本不适合上古传承者的生存。

  而在秦岭山脉风风火火持续了两个月的寻墓也草草收尾,只因官方发布公告称,秦岭一脉黄帝天君墓此为谣言,传播谣言者为一古董店老板黎某,现已依法处理,今后严禁任何形式,集体或个人再在秦岭扫山逗留。江陵市委考古队首先撤离,随后各种集团、个人也跟着全都撤走了。

  陈年得伏羲宫传承,从小便修炼法门《河图洛书》,此法和民间流传的《周易》有些渊源,世间广为流传的《周易》便是来自于《河图洛书》,上古时,伏羲大神怜悯后族苍生感悟天地灵气不易,便将《河图洛书》中一小部分简化撰写为《周易》流传世间,盼世间人能有所得,有所悟。

  数千年历史中,不负伏羲所盼,也有很多使用《周易》六十四卦而闻名天下的人物,如帝王舜、军师诸葛孔明,周文王,晋文公等。

  《河图洛书》总书,则是包含了体魄、精神、感悟天地,防御攻击法门皆在其内,感悟天地这部分不仅能让人更轻松的感悟天地灵气,更是能窥探世界的运行轨迹,规则,命运,比《周易》精深得多。

  陈年仰望着天幕,回想着那日裴听如死狗趟在地上,体内猛然窜出的鬼神虚影,长舌吊在半空,左手剑,右手刀,就那么隔空一刀一剑,就将两个弟弟数十年的修炼能量斩了去,裴听也因此心境大涨,踏入天君境界,只是因为身体没有天地灵气洗髓,成了一名伪天君。

  那鬼神虚影一刀一剑斩过的轨迹,不正是世界运行的规则法门吗?天君鬼谷子着实了不得,开创的传承绝学竟能利用山河境这方世界的运行规则,强行将两名伴生传承者的修为夺取。

  而《河图洛书》中感悟天地的部分,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如何将这囊括万事万物联系的后天八卦变成先天八卦,从而突破天境呢?

  陈年坐直了身子,双手缓缓抬起,在虚空比划,随着他的一念而生,八个大小不一的八卦盘虚影在身前显现,一会儿顺时针转动,一会逆转,速度时快时慢,一会儿有一些顺转,有一些逆转,拟诸其形容,象其所宜,是故谓之象。

  陈年笑了,对,就是这样,不管后天八卦还是先天八卦,都是事物现象与理象的合体!

  后天先天之间,只是一个分割线,月圆则缺,日中则移,花绚则糜,水满则溢,水满则溢!!

  “哈哈哈哈。”,陈年双手一合,那八个八卦虚影一瞬便化整为零,收于掌心,双手再一开,一个巨大的八卦虚影浮于半空,如机关一般,外侧内转,内侧外转。

  陈年看着眼前缓缓流转的八卦盘,眉角含笑,先天八卦,终是悟了,事物现象与理象的合体,《河图洛书》中六十四卦可分成千万卦,又可合为八卦,即为天、地、乾、坤、人、神、妖、魔,这八卦即为总则,而现在浮现在陈年身前缓缓流转的八卦虚影,则是包含了总则,当包含各个卦象的后天八卦,合二为一后,自然化为先天八卦。

  不知觉间,天幕上的月亮早已淡去,黑夜退去,朝阳初升,万物苏醒。

  陈年双手放在膝间,八卦虚影随即消散,又挺了挺腰杆,伸了个懒腰,内心还如波涛汹涌的海浪激动万分。

  这一夜时间,就踏入天君境!按伏羲宫里传承下来的说法,那就是达到先天之境了!

  陈年心中欢喜无限,达到先天之境,便可去伏羲宫里的第二层,那里自然有能和天地灵气比拟的东西,可让陈年的身体得到洗髓,成就真正的天君境!

  “咯! 咯! 咯!”村里的公鸡雄赳赳的打鸣,陈年从屋顶一跃而下。

  伏羲宫有记载,先天之境!可一月不食物,吸取的天地灵气便可满足日常身体所需,这山河境内却没有天地灵气供给吸取,陈年回到厨房,煮了几个鸡蛋和米粥,这一夜下来,还真是饿了。

  “臭小子,这么早就醒了,才休养几天啊,身上的伤都好了?。”爷爷陈友臣也早早起了,两爷孙就在饭桌上喝着米粥,剥着鸡蛋,陈友臣担心的望着陈年的右手掌,那是被裴听一剑洞穿过的手掌。

  “爷爷,没事儿,您别担心啦,我这手没大碍,姜部长送的愈合肌骨的伤药很有效,再有半个月应该就能结疤了。”陈年宽慰着爷爷,其实除了伤药,主要还是陈年脖子上挂的玉佩一直温和的修补着陈年的身体。

  “你小子现在本事可比爷爷大多喽,那就更要担负起你该担负的责任,国家需要你,那个姜部长更是惜才的人物,你可不能撂挑子啊。”爷爷陈友臣看似剥着鸡蛋,却有意教着陈年。

  陈年一口吞下半个鸡蛋,又喝了一口米粥,望着爷爷:“爷爷,您是练过武的,最后还是回到了大山里,外面的世界不适合我们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一身本事,能发挥的作用不大,以前您不总叫我滚去城里读书,和我爸妈一起住嘛。”

  “以前爷爷就希望你在城里过好的生活,把书念好,以后找个好工作,可你小子瞒着爷爷都成地君的人物了,地君,那用处可大咧!咱们国家读书厉害的遍地都是,可是地君能找几个出来?爷爷以前走南闯北几十年也才见过一位!”爷爷对陈年的回答不甚满意,眉毛一掀,手里的筷子作势要敲陈年的脑袋。

  陈年见状,连忙又说:“爷爷别着急,我肯定是要去的,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再等几天吧,吃完饭爷爷你和张哥说一下啊,再等几天我和他一道去京城。”

  “你小子要去干嘛?”

  陈年呼呼的将碗里的米粥悉数喝光,撒丫子就往外面跑去:“爷爷您等着,孙儿我要去弄个天君的名头来玩玩儿,去京城也好给您老长长脸啊!”

  陈友臣望着孙儿陈年利落奔跳的背影,会心一笑:“这小子,身体恢复得还真快,要真突破天君了,那才好呢,爷爷替你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