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三章 山河境
裴听跨步缓缓而行,手中握的那柄软剑似银蛇一般,扭扭曲曲给人看不真切的感觉:“年龄有大小,武境有高低,同为地君,也有高下之分,我兄弟三人在少年间偶得鬼谷子传承,才相继在四十余岁达到地君的境界”

  “你一个十六少年如何敢应战,敢迫战,如果猜得不错,你的凭仗就是那黄帝天君墓,对吗?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天赋奇才,得了天君传承十六岁便突破到了地君境界!”

  这句话可是一下就把前因后果分的清楚,陈年之所以少年之身修得地君之境,恰恰是他很小就获得过奇遇!

  陈年望着裴听,嘴角轻笑,黄帝天君墓?不过是传言罢了,他的奇遇可不仅仅止于黄帝天君墓,天君传承!

  裴听见陈年不搭话,缓行间又继续说道:“我想,黄帝天君墓就在你们陈家村后,那处半山腰的大洞里对吗?”

  陈家村背靠龙贡山,村后就是龙贡山峭壁,在陈家村后上空二十米处的峭壁上就有一个直径十米,高三米的大洞。

  “放你的狗臭屁,那是咱们陈家村人开凿而出的悬棺地,是陈家村祖地!不是你说的什么黄帝天君墓。”

  “对呀,咱们陈家村的祖祖辈辈难道都成了黄帝天君了?哈哈哈哈。”

  “你看清楚了,悬棺地往下,每隔一米五就有拳头大小的坑洞,全是咱们自己开凿而出,用于攀爬停棺用的,这里没什么黄帝天君墓,你还是快走吧!”

  陈家村人之前听着地君裴听说陈年的凭仗是那黄帝天君墓,一个个都很确信,十六岁的陈年如果没有这天君墓奇遇,怎么挡得住三名地君高手?可是越听越不对劲,说着说着,说到陈家村自家先人悬棺的祖地上去了,这不是瞎扯淡吗?

  那峭壁上的祖地可是陈家村先辈开凿出来的,哪有什么黄帝天君墓。

  可陈年此时却眯着眼睛,只有他才清楚,他的奇遇确实在陈家村祖地内,只不过不是那黄帝天君墓罢了。

  从陈年出生时,脖子上便一直挂着一枚蛇形玉佩,那是爷爷陈友臣送给自己的,这玉佩据说是爷爷年轻时在外走南闯北结识的一个女人送的。

  而陈年八岁时第一次随着爷爷在悬棺祖地祭祖,那玉佩便开始变得温热,依靠玉佩陈年偶然间发现祖地内居然有一地下河,顺着河流潜下五米处还有一入口,进入那入口便是一处宫殿,什么黄帝天君墓,在那宫殿前都不值一提,因为那可是伏羲宫,陈年的蛇形玉佩正是伏羲宫的传承凭证也类似于启动秘钥,就这样误打误撞进了伏羲宫。

  人族文明的起始传说有很多,伏羲是谁?那可是上古大神,华夏民族人文先始,后世将其称之为青帝,与黄帝、炎帝并列人族三皇,但黄帝,炎帝其实是伏羲大神归墟后才崛起的人族领袖而已。

  伏羲与造人补天的女娲是一个种族,兄妹相亲,人身蛇尾,乃是人族社稷之正神!本以为那都是传说,先人凭空想象捏造而来的,没想到却真的。

  八岁到十六岁这八年时间,陈年每隔数日都会潜入伏羲宫内,在伏羲宫陈年得到了修炼体魄精神的法门,慢慢从一个稚嫩幼年变成了一个可在大山里手提熊瞎子,脚踹野猪,与地君一战的少年,也知晓了人族起始的缘由和这方世界的秘密。

  这方世界名为山河境,其实是一处牢笼罢了,为何会有《山海经》一书流传?各种人身兽头,三头六尾的异兽,分布在何处,又有什么特点,哪一种异兽的肉有什么功效,在《山海经》这本书里写的明明白白。

  真的是人族先人吃饱了闲着,脑洞能有那么大? 能幻想出这么多不存在的异兽?不!其实这些异兽才是山河境本土的生命,而那些上古大神伏羲,女娲,共工,盘古,都是被迫躲入山河境内,这些上古大神都是山河境外一个名叫徐山府的弟子,山河境只是徐山府坐下秘境,为徐山府提供食物的场所罢了,而《山海经》只是徐山府内的一本食谱,那些本土异兽生命在那些上古大神眼中都是食物而已。

  远古纪元徐山府这一方势力被颠覆,被破灭,一众弟子躲入山河境内,没过多久,人族称之为混沌纪元时,山河境这一方秘境被敌人发现并且破开了空间之门,盘古手提开天斧,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碰撞空间之门泯灭于虚空,山河境也被这场碰撞撕开了一个横跨天地的窟窿,传说为盘古开天地!

  这横跨天地的窟窿一出现,所有本土生命都疯了似的从窟窿处逃窜了出去,能生能死都看造化,谁都不会想成为食物。那横跨天地的窟窿越变越大,如不阻止,整个山河境都会被吞噬。女娲见状,将山河境的秘境本源炼化为五彩石,飞到天上,将窟窿补齐!因此女娲也耗尽了神力,化为石像。

  这方世界的本源被炼化补天,自此天地之灵断了循环复始,灵气越加稀薄,诸多大神躲在山河境,体内的灵气慢慢枯竭而亡,亿万年过去,只剩下人族这一脉适应了山河境这灵气枯竭的天地,踏上了历史的舞台成为了世界的主角。

  陈年机缘巧合进了伏羲宫内,学了上古法门,成了伏羲宫的传承者,伏羲宫有法令传承者自然要守护伏羲宫,并且肩负着重建徐山府的希望,绝不能让别的人进入伏羲宫,这也是为什么十多年来陈年始终待在陈家村,宁愿在这大山里厮混,也不去城里和父亲母亲一起生活,不去城里读书的缘由。

  “地君裴听,你说的都是虚妄,能过我这关,你才有机会去应证我陈家村祖地是否有黄帝天君墓。”陈年向前跨上一大步,马步一扎,双拳自腰下一压一提,运气吐纳。

  “枪来!”陈年大喝一声,自有陈家村人递上长枪。

  “虚妄?应证?都不需要了,我所求的是突破武境的枷锁,突破身体的极限,达到黄帝!释迦!鬼谷子!吕布!的天君境,寻求黄帝天君墓的目的也是为了武境的突破,现在既然有你这个十六岁的天君传承者做对手,正好!或许你就是我的契机!”裴听看着陈年,手中握着不停扭曲的软剑提到了胸前。

  “裴二,裴三,你们在旁休养掠阵,切不可出手,我要与这小子战生死,求天境。”

  裴听嘱咐完后,本是缓行的身子刹那跃至半空,手里虚幻的软剑一剑向陈年缠了过去。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裴听手中虚幻的软剑起伏轻捷,转折灵活,好似一条甩尾的巨蟒当头直奔陈年而去。

  陈年左右手一个摆劲,身体肌肉的气息劲道传至长枪,枪头震颤,发出“滋..滋滋”的声响。枪头不停震颤,似一头吊睛白虎,对着那巨蟒怒吼。

  “噌!!”火花四溅,枪剑碰撞,陈年左肩一转,左手松,右手提,提着长枪把一个扫尾便向裴听杀了过去,裴听的虚幻之剑缠着长枪头,右手一拉,软剑刹那绷直,枪头上被割出许多划痕,却改变不了长枪走向,枪头伴随着呼呼风声当头扫来,裴听一垫脚,手中剑纵穿四边,绕过陈年的长枪横扫,纵之复直点向陈年手腕。

  借着那股冲劲,陈年咬着牙,握着长枪把的右手一绕,正握瞬间变成了反握,任凭那裴听一剑点来,陈年的左手往身后一转,五指握拳,再向裴听甩去,一转一甩,一个甩劲寸劲,“啪”空气炸裂般响起,左手的拳头十分之一秒的速度直蹦裴听脸颊。

  拳未至,拳风已将裴听的脸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陈年这是要力求以伤换对方身死的节奏。

  “嘶...嘶..嘶!”裴听点过去的一剑如蛇吐信,发出声响,点到枪把,击穿枪把直奔陈年手腕,左手自腰下一提,气劲运上,往陈年的拳头拍去。

  “嗙!!”拳头与裴听的手掌先一步撞上,空气狂暴,地上的灰尘刹那往四周奔飞,骨头碎裂之声响起,裴听的左手掌一软,五指骨已被陈年一拳击碎。

  刹那间裴听的剑尖也击穿枪把点向陈年右手腕,陈年的上半身向前一扑,握着长枪把的右手一松。

  “滋!!”右手掌被裴听的软剑一穿而过,鲜血直流,陈年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身体肌肉运气转动,右手掌卡住裴听的软剑,往身前一拉,左肩顺势撞了过去。

  “砰!!!!”好似两颗导弹碰撞,裴听被撞飞了数十米远,软剑也被陈年夺了过去。

  一个交锋,陈年的右手掌被洞穿,而裴听更惨,左手掌五指尽碎,右胸腔尽碎,软剑也被陈年夺了过去。

  若不是最后关头裴听松开了握剑的手,只此一撞,裴听便要失去战斗力。

  “大兄!!大兄!!裴二与裴三着急的大喊。

  “陈年...陈年...”战况如此惨烈,陈家村人也着急的喊陈年的名字,有些从小看着陈年长大的妇人长辈眼泪都已经夺眶而出。

  “快去拿纱布和止血药。”陈友臣也十分着急,连忙叫人去拿止血药和纱布。

  陈年岣嵝着身子,背对着陈家村人,左手缓缓伸起,摇了摇手,随后握住裴听的软剑,咬牙将软剑从右手掌内抽了出来。

  “啊。。”疼痛的感觉侵占了陈年的脑海,忍不住嘶吼出声。

  “你们别过来,我没事,还没结束!”陈年吐了口血水,身体肌肉运气扭动,将右手掌的血液止住。

  “咳咳咳!咳咳!”裴听趟在地上,胸腔震颤,慢慢半坐起身,脑袋一扑,吐出大口大口的血液。

  “这感觉很好,地君陈年,哈哈哈哈哈哈,差一点就死了,没错,你就是我的契机,是我成天境的契机。”裴听右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放声大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