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玄幻小说 > 山河外 > 第一章 陈年
秦岭山脉,华夏文明的起始地。

  数十座高低错落的山峰连成一片,如一条巨龙横盘大地之上,可断云雾,可阻江河。

  最近不知道哪里来的传言,都说这秦岭山脉中出现了大墓!还是华夏文明的祖地,黄帝墓!

  都知道空穴不来风,传言一出,甭管有没有见到真假,众多机构,集团,个人小团体统统都跑到了这秦岭来,全是有枣没枣先打上三竿的策略。

  这股风气已经弥漫了整整两个月,有拿仪器满山测量的,有拿罗盘经书,对应星象山河测算的。

  “能被你们找到,还能叫祖地吗?一群大傻子!”

  “那个古董店的老板真不是个东西,就给我那么一点钱,还四处宣扬,幸好当初带了面具,不然这些人还不得连着我一起找,那不烦死了,都两个月了,不知道这些大傻子还要待多久。”

  少年仰躺在一颗大树分枝上,斜眼瞅着地面上拿着仪器东测西量的考古人员,忍不住自言自语骂了两句。

  骂完又继续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陈年,快下来,走回去啦。”一个中年眼镜男对着仰躺在分枝上的少年大声喊道。

  “行!”那仰躺的少年说完便双手一撑大树分枝,整个人直直的跳了下来,稳稳的立在眼镜男的身旁。

  “哇,你们山里的人都有这功夫?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这得有三米吧。”显然,中年眼镜男被吓了一跳。

  “这算什么,你要是在这山里生活十多年,常和熊瞎子,大野猪斗智斗勇,你也行。”这名叫陈年的少年毫不在意,随口说道。

  “我走前面,你们自己跟上啊,掉队了我可不替你们找。”说罢,陈年便领头往山下走去。

  两个月,陈年带着他们走了六座大山,当然是一无所获,真正大墓的地点,只有陈年自己才知道。

  秦岭数十座大山,树海成片,野生动物成群,进去简单出来难,没个熟门熟路的领头,一进大山,几下就能把脑袋转晕了,死在大山里的几率可高得很。

  这群考古人员驻扎的地点就是陈年住的陈家村。

  在秦岭一脉,陈家村是数一数二的大村落,背靠着秦岭高峰龙贡山,村下又是沱石江,打猎还是捞鱼极为方便。

  在陈年带着考古人员往回赶的同时,陈家村却来了三个中年陌生面孔。

  三人站在村口,脑袋上都裹着黑布条,身穿藏青色长袍,居中那男人手里捧着罗盘,罗盘里的指针正正指着陈家村。

  “大兄,看来就这村子里了,人多,杀吗?”左边的男人缓缓开口,却满带煞气,藏青色长袍腰间挂着一把半米长的弯刀。

  “进去看看。”随后三人往村里走去。

  言语很简短,但从简单的话语中可以看出,村子里的人命在他们眼中如同鸡仔一般。

  三人刚刚踏进村里,一个跟陈年年龄相仿的少年便溜了过来,嘴里哗啦啦的开说:“兄弟,你们也是寻墓的?我叫陈子强,住我家里呗,一人一月三千,包吃,还可以安排好手给你们带路,这秦岭的大山,我们村的人可再熟悉不过了。”

  可这三人根本不理这名叫陈子强的少年,直向村里面走去。

  陈子强跟在三人旁边,瞧了瞧中间那个男人,确定了主事人,对着又说道:“江陵市市委考古队就在咱们村驻扎的,知道吗?那可都是高材生,各种测量仪器都有,可比你手里的罗盘厉害,住咱们村里,肯定能第一时间知道墓地位置。”

  居中的男人停了下来,左右二人也跟着停下,却不谈住宿的事,从怀里拿出一个泥碗递给陈子强:“这东西见过吗?”

  “这个啊........碗嘛,见过啊,来来来,走住我家里,我给你们细说。”说完这名叫陈子强的少年便去拉男人的手。

  “放肆!滚!”一声爆喝从左边那腰跨弯刀的男人口中传来。

  还没碰到那手捧罗盘男人的衣服,陈子强就被这一声呵斥吓了一条,紧跟着就晃见左边有道非常刺眼的光,下意识的抬手去遮眼睛。

  他却没看清那是一柄弯刀!唰!一声响起,手掌应声而落。

  “啊!!啊!!.......我的手。”陈子强倒在地上,一节手掌掉落在他身旁,鲜血不停的往外冒,断手的疼痛感一瞬间便让他满头冷汗,晕了过去。

  惨叫声传遍了陈家村,上百号陈家村人陆续跑了出来,围在一起。

  “强子,他娘的,是你们三个做得?”

  “强儿啊....我的孩子....啊!啊!我的孩子啊!。”

  有几个陈家村的男人手里拿着弯刀,长枪率先就要冲过去,被一个老年人拦了下来。

  这老年人是陈家村村长,也是陈年的爷爷,他对旁边的两个青年使了使眼色,两个陈家青年利索的跑过去把陈子强抬回了屋里。

  那三人也没阻止,在他们眼里,抬不抬走,没什么区别,就算杀光整个村子,也要不了多久。

  “村长,干他娘的,打死他们三个。”

  “对,打死他们,我们陈家村什么时候吃过亏。”

  “陈友臣,你在犹豫什么?你是我陈家村村长,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另外一名老者对着陈年爷爷怒吼。

  陈友臣,年轻时在外面走南闯北见了很多世面,练就了一身功夫,后来若不是为情所伤,根本不会回陈家村,那就不会有陈年的出生了。

  光从陈子强这陈家后辈的断掌处,陈友臣便瞧出了几分厉害,一般人上去,只有送死的份。

  陈友臣能做村长,那是一身功夫打出来的,他抬手半空压了压,围着的陈家村人都安静了下来。

  “三位,你们来我陈家村,无故伤人见血,是得有个交代,谁出的手,还请与我过过招,若我不能把那节手掌找补回来,那就算我陈家村无能,就此作罢。”话罢,陈友臣从旁边的陈家青年手中接过一杆长枪,脚尖一点,整个人腾空两米,“啪”的一声响,手里的长枪挥舞,人在半空,枪头在地面一铲,借势直接溜了五米之远,此时面对那三人只有两米距离,右手一粘,左手一提,抖出一个漂亮的枪花,枪尖直指三人。

  藏青色长袍,腰跨弯刀,斩掉陈子强一节手掌的男人开口:“大兄,我去将他杀了。”

  “来得好!”陈友臣一声怒喝,右手一提枪,左手往前一送,瞬间便是一招旋风钻,枪尖对着那腰跨弯刀的男人杀了过去!

  这招好似猛虎出笼,直扑那腰跨弯刀男人的头颅,血盆大口一张,要把那男人的头颅一口吞下才罢休。

  “年拳,月棒,久练枪,老头,你这枪术也有三五十年的功夫,有意思。”双方对战,居然还能分心说话,分心就有身死的危险,若不是差距大,就是托大找死了。

  陈友臣练了一辈子枪,自信这一招枪术,没有人能视若无睹,居然敢分心,那就要你的命,左脚往地面一蹬,右手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破。”藏青色长袍,腰跨弯刀的男人轻喝一声,弯刀瞬间出鞘,被他提着往上一划拉,后发制人,斩掉陈子强一节手掌前那刺眼的光,又一次出现,这道光是刀光,远处的陈家村人能清晰看见,那道刀光有两米长,从下至上。

  瞬间那只出笼的猛虎就要被开膛破肚。

  陈友臣只感觉那弯刀贴着枪尖顺势向自己划拉来,无论自己如何用力,手中的长枪就是改变不了方向,只能被那弯刀压着。

  眼见那弯刀就向自己右手砍来,陈友臣双手一撒,左右手互换,一个手拦枪,一个手拿枪,身子一个转身,左右手一拨,刹那握着长枪舞了一个圈,换成了拨挡之法。

  “砰!”陈友臣左右脚在地面缓步互蹬,退了三米之远,长枪亦断成了两截。

  毕竟除了枪头那部分是钢铁打造,枪身仅仅是一般的硬杂木制造的,哪里仅得起那男人的一刀之威。

  “恩?居然挡住了,开步如风,偷步如钉,你这老头还是有一两分本事。”藏青色长袍的男人望着陈友臣,弯刀还是跨在腰间,好似重来没出鞘一般。

  陈友臣将手里的两截断枪往地上一扔,双拳一抱:“这场子是找补不回来了,你们都是高手,我陈家村无能,就此作罢,还请几位移步陈家村外。”

  上百号陈家村人鸦雀无声,只有双目怒视着那三人。

  村长一身的功夫,平时二三十名陈家村人都打不过村长,却在那腰跨弯刀的男人手中,一招长枪都断作了两截。

  “移步?是要移步,不过不是陈家村外,而是你们陈家村内!”三人中,那个拿着罗盘主事的男人缓缓开口,开口便是要将陈家村这头地头蛇压倒,压死。

  腰跨弯刀的男人向前一大步:“大兄,我这就杀了他们。”

  陈友臣退到陈家村人前,又拿起一杆长枪和上百号陈家村人如临大敌。

  “都在村门口欢迎我陈年回来呀,又不是外人,太热情了,爷爷你吃了吗?”

  就在此时,一个不轻不慢的声音缓缓从村外传来,令那腰跨弯刀的男人也是一顿,转头看向村外。

  少年一手提着只野兔儿,一手抄在裤兜里,徐徐走来,正是陈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