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为金钱帮主 > 第五十八章、这口刀是我的了
  寂静、肃杀。

  寂静之中笼罩着肃杀气氛,战斗一触即发!

  丁宁对白小楼问道:“你已有了天下第一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为什么还贪图割鹿刀?难道你认为‘小楼一夜听春雨’比不上割鹿刀?”

  这是个非常尖锐的问题!不过也很实在:‘小楼一夜听春雨’的确是天下第一魔刀,这是江湖中公认,这口刀杀人无数,江湖中没有任何一口兵器比这口刀杀的人还要多,也没有那一口刀比这口刀还凶,也没有那一口刀比这口刀还邪,更没有那一口刀比这口刀还魔,这的确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魔刀,这个地位天下间任何一口刀对绝对没有法子取代。

  白小楼是不必回答丁宁的问题的。

  因为他本就是来夺刀的,而不是来回答问题的,可白小楼却回答了。

  白小楼还不是魔教教主之时便已得到了江湖人的尊敬。这其中固然有白小楼才华横溢,武学造诣高不可及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白小楼行事作风虽然偏激,且非正非邪,非魔非道,但为人光明磊落,因此即便厌恶白小楼的人,也不得不承认白小楼是个难得一见的好汉子。

  “我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是不是比得过徐鲁子大师毕生心血打造的割鹿刀,这点在没有比试过之前,我也不知道!不过即便割鹿刀的确比‘小楼一夜听春雨’还要更好,可在我眼中也如草芥,算不了什么,因为我的佩刀只能是‘小楼一夜听春雨。”白小楼以一种很温和的语气说出了一种极傲气自负目中无人的话语。

  任何人都听得出白小楼要夺割鹿刀并非是因为认为割鹿刀可以胜得过小楼一夜听春雨。

  丁宁不明白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夺刀?”

  白小楼淡淡一笑:“第一,我想看一看割鹿刀是不是如传闻中那般有资格名列天下第一刀,是不是可以击败得了我的小楼一夜听春雨!第二,我的属下需要一口宝刀。”

  丁宁想到了一个人:“魔教长老令狐不行?”

  白小楼露出了一抹赞赏之色:“不错,就是他!当年他为了’小楼一夜听春雨’和我一战,只可惜败在我的手上,他需要一口好刀,而割鹿刀便是一口极佳的好刀。”

  白小楼望了一眼万重山。

  万重山知晓白小楼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盒子中的刀——割鹿刀!

  白小楼道:“徐鲁子大师穷尽一生心血打造的割鹿刀是不是天下第一刀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徐鲁子大师打造的兵器,没有哪一件不是神兵利器,这口割鹿刀自然也一样,现在他是我的了,你们谁不服气都可以来试一试。”

  白小楼并没有用什么蛮横的态度霸道的语气说话动手。

  他的话语轻柔温和,带着一种贵族的优雅与风度!可每个人都能听得出他的意思——割鹿刀已经是他的了,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从他手上夺走割鹿刀,这口割鹿刀已经有主人了。而这个主人便是他白小楼!

  这种意思很明显在他的话语中显露出来了!

  这是一种睥睨天下,目空一切,傲视群雄的霸气。

  他的霸气无需用言语来表现出来,因为他是白小楼,因此他有资格说这种话,而且任何人也都必须掂量他的话。

  秦护花咳嗽了起来。

  他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打破了此刻的寂静。

  秦护花缓缓站起身,他提着一壶酒走到白小楼面前,看着白小楼道:“你要带走割鹿刀也不是不可以,你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

  白小楼淡淡一笑道:“比武?”

  秦护花点头:“你若能力压群雄,未必不能得偿所愿。”

  “我知道。”白小楼道:“可我不喜欢和一群废物交手。”

  秦护花道:“因此你潜入沈家庄盗走割鹿刀?”

  白小楼纠正道:“我不是盗刀,而是夺刀,此行之前我已下了拜帖,否则今日你们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人出现在这里了;而且你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一趟出手我并没有施展什么阴谋诡计,倘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还能带走割鹿刀,那么还有谁比我更有资格得到割鹿刀呢?”

  秦护花沉默了一阵,点头道:“不错,你是夺刀,不是盗刀,我为刚才的话为你道歉。”

  白小楼哈哈一笑,忽然问道:“你就是中原第一刀秦护花?”

  秦护花道:“我只是秦护花。”

  白小楼道:“我很喜欢你这个人,因为你是个知错就改的人,而太多和你身份地位一样的人,难以做到你这点。”

  秦护花淡淡道:“一个人错了就应该改,改是一种幸运,至少还有机会改,但有许多时候犯下了错便没有机会改了。”

  “不错!”白小楼露出了一抹尊敬之色:“你是个明白人。”

  秦护花望着白小楼:“但不管如何今日我都是你的敌人,因为你是来夺刀的,不过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明一下。”

  白小楼点头示意秦护花说下去。

  秦护花道:“你若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夺走割鹿刀,那么这个世上的确没有几个人比你更有资格拥有割鹿刀了!因此你只要能从我们手上带走割鹿刀,那么割鹿刀就是你的了。”

  白小楼露出了兴致道:“很好,现在你们可以出手了。”

  秦护花深吸了口气道:“你说了,不是我们可以出手了,而是我们一个一个可以出手了。”

  白小楼面色变了变,盯着秦护花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护花淡淡道:“我们这些人都是护卫割鹿刀的,只要你能击败我们,那么这口割鹿刀就是你的了!”

  万重山面色变了变,但也没有反驳。

  丁宁深吸了口气道:“我已经败了,这一战也已没有我的份了。”

  白小楼盯着秦护花道:“你们真要这样做?若你们群起而攻之还有机会拦下我,但你们一个一个的出手,能拦下我的机会就更小了。”

  秦护花淡淡道:“如此我们已占了车轮战的便宜了,这种情况之下还阻止不了你夺走割鹿刀,那也只能证明这口割鹿刀应当归你。”

  白小楼深吸了口气,指了指秦护花手中的酒道:“你可不可以请我喝酒?”

  秦护花有些愕然,笑道:“你不怕酒里有毒?”

  白小楼笑了笑,道:“不管酒里有没有毒,你都是个有趣的人,我想和你这个有趣的人交个朋友。”

  秦护花不说话,他忽然仰头灌了一大酒,随后将酒壶丢给白小楼。

  白小楼喝下酒,丢掉酒壶,淡淡道:“来吧!你们谁能败我,我便离去。”

  “我来!”

  一道娇柔的声音在白小楼耳畔响起。

  华真真自窗前走到了白小楼面前。

  白小楼眯着眼打量了华真真一眼。

  华真真是美人,而且是那种越看也好看,越看越美的稀世佳人。白小楼一向很喜欢美人,很欣赏美人,他欣赏华真真的美,也欣赏华真真的勇气,但怀疑华真真的本事。

  “你?”白小楼怀疑道。

  秦护花道:“你不用怀疑,华真真姑娘是枯梅大师的高徒,江湖上能胜得过她的人没有多少。”

  白小楼笑了笑。

  华真真没有笑,拱手道:“请了,白公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