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修真小说 > 我为金钱帮主 > 第二十章、护刀高手
  割鹿刀是神兵利器,而且是徐鲁子大师穷尽毕生之心血打造的杰作,护送这口神兵利器的人自然是高手。

  高手难得,可以徐鲁子大师以及沈老太君在江湖中的身份、威望、地位,想要寻一些高手护送割鹿刀,并不是困难的事——不但不困难,而且轻而易举。

  不过无论什么人请到他们护送割鹿刀,都是不容易的。

  马嘶长啸,健马飞奔,荡起了滔天烟尘。

  山道上一共出现了四匹健马。

  走在最前面的一头宝马不但神骏无匹,而且马上的人非凡绝伦。

  那是一个独臂老人。

  独臂老人不是坐在马上的,而是站在马上。

  健马在狂奔,可老人却不动如山,仿佛如履平地一般,仅仅这份功力,当今世上便极少有人及得上。

  事实上这个江湖上及得上他的人实在不多,他便是威震关外的独臂鹰王司空曙!

  武林之中无论什么人提起他,都会头大!

  他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脾气古怪,出手更是狠辣可怕。

  这个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请得动他,但徐鲁子可以!

  二十五年前,‘独臂鹰王’司空曙被人暗算斩断一臂,是徐鲁子救了他:司空曙虽然为人冷酷凶残,但有恩必报,这次徐鲁子请他办这件事,司空曙自然是当仁不让,绝不推辞。

  第二个人的风采也是斐然,他的穿着打扮,神采气度都非寻常人可以比得上。他是坐在马上的,他的马是宝马,他的衣裳也很名贵,当然最名贵的还是挂在马背上的那口剑。

  那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地位的象征。

  常年在山西一代活动的江湖人恐怕没有几个不知晓他。

  他就是先天无极门的掌门赵无极!

  而那口剑便是先天无极门掌门人的信物。

  他这样的一个大人物本来是不可能为人护送割鹿刀的,可没有法子,因为他也欠徐鲁子的人情,因此他也好护送。

  第三个人看上去很老。

  这是个老人。

  他的头发都已经花白了,他的面上布满了皱纹,他看上去至少五六十岁了,可他的眼睛却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光,流转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戾气。

  他是躺在马背上的,他的手中提着一根旱烟杆子,他在抽烟,也似乎已经飘飘欲仙了。

  他当然也是名人,他便是威震关东一带,以打穴点穴解穴闻名,人称关东大侠的屠啸天!

  第四个人很阴沉。

  这个人也很瘦小。

  寻常人只要远远瞧上他一眼,就会生出一股说不出的寒意。这个人仿佛本就不是其他人能瞧的。

  这个人坐在马上闭目养神。

  他什么都没有做,而马儿却飞快的跟上前面的三个人。

  这个人全身上下看上去没有任何一处是显眼的,除开,马背上的那口剑。

  这口剑和寻常的剑至少有两点不同。

  这口剑比寻常的剑。

  寻常的剑三尺有余,最多不超过四尺,可这口剑足有四尺。

  这口剑很细,剑宽不过一寸。

  只要是有些阅历的人都能知晓能用上这种剑的人必然是高手,敢用上这种剑的人必然是好手。

  这人自然是高手,是用剑的高手。

  因为他是海灵子。

  武林之中有七大剑派,南海派就是其中之一。

  而他便是南海派九大长老之一的海灵子!

  南海派的剑法一向刁钻古怪而毒辣,海灵子更是得其精髓。

  许多人甚至根本瞧不起他如何出剑便被他所杀,他是江湖中极可怕的人物。

  风四娘已经将这些人的消息全部打探清楚了,这些人身份神秘,而且也都经过了可以的伪装,寻常人是没有法子打听到的,但风四娘有这个本事。

  风四娘本就是很有本事的人。

  他们不是在酒肆中说的,风四娘赶来的时候,萧十一郎、叶尘已起身,他们已拉着风四娘来到了一处隐秘之地了。

  萧十一郎望着那携带滚滚烟尘而来的四人,轻叹了口气道:“有‘独臂鹰王’司空曙、‘关东大侠’屠啸天、南海派高手海灵子以及‘先天无极门’掌门人赵无极,有这四人在,这普天之下恐怕没有什么人敢打割鹿刀的主意了。”

  叶尘淡淡一笑:“只可惜青龙会不在其中的行列,你必须知道一件事,这个世上无论你提起任何人,那么青龙会都是绝对不包括其中的,因为他们本就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不对!”

  萧十一郎深以为然,可忽然听见叶尘说了一声不对。

  萧十一郎愣住了,什么不对!

  风四娘也很诧异。

  他们发现叶尘盯着健马飞奔而来的方向!

  这个时候他们也发现了一件事。

  四匹健马后面居然还有一辆马车!

  风四娘惊诧道:‘我记得并没有这辆马车。’

  叶尘淡淡道:“不管如何如今都已多了一辆马车,这两马车上是人还是什么?”

  风四娘、萧十一郎不知道,他们没有法子回答。

  也正在叶尘、风四娘、萧十一郎交谈的时候,‘独臂鹰王’司空曙一个飞身下马,瞬间掠到了酒肆,这个时候酒肆的老板刚好走出来迎接客人,正好照面上了司空曙。

  司空曙身手便抓住了酒肆老板的咽喉。

  酒肆老板立刻连呼吸都困难了,但下一刻酒肆老板就可以呼吸了:快去准备酒菜!

  酒肆老板惊魂未定,称诺下去!

  叶尘露出了一抹笑意,道:“这个‘独臂鹰王’的确有过人之处,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试探出那个酒肆老板是不懂武功的人。”

  萧十一郎也笑了起来:“司空曙本来就是个极可怕的人物,据传当年他曾一个人独上雪山派,击退了雪山派七大剑客,这件事迄今为止都还在江湖上流传,若他不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当年他早已经死了,只不过如若那个酒肆老板会一些武功。”

  叶尘淡淡道:“那么这个酒肆老板即便不死也差不多了!‘独臂鹰王’司空曙本就是个出手无情的人。”

  萧十一郎也不得不承认。

  也就在叶尘、萧十一郎交谈的这一小会儿时间之中,‘先天无极门掌门人’赵无极,‘南海剑派’高手海灵子、‘关东大侠’屠啸天也先后下了马,走到了酒肆。

  他们没有进入酒肆中的大棚中,而是在树荫之下搭了个方桌坐了下来。

  风四娘喃喃自语:“奇怪,马车上没有人下来,而且割鹿刀似乎也不再他们的身上。”

  叶尘、萧十一郎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的身上似乎没有藏割鹿刀,可叶尘、萧十一郎也相信割鹿刀必然在这些人的身上。

  可割鹿刀在这些人的身上,那么马车内又是什么呢?会不会有人呢?

  这个时候一匹快马忽然从山道上飞奔而来。

  健马飞奔而过,在经过那辆马车之前,健马上的骑士忽然亮刀。

  刀光一闪,马车顿时被斩成了两半!

  马车内的事物也可以瞧得清楚了。

  马车内什么都没有,不过马车被斩断的一瞬间,却触碰的机关,霎时间便有十七八口箭射出,那个出手的骑士瞬间成了马蜂窝,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死了!

  风四娘本打算瞧一瞧,可瞧见这一幕,也吸了口凉气。

  不远处的屠啸天却抽着旱烟大笑了起来:“又是个自寻死路的家伙,这大概是第十七个了吧。”

  赵无极、司空曙、海灵子也都发出了不屑笑声,显而易见这些宵小之辈的举动在他们看来,的确是可笑至极的。

  萧十一郎也笑了起来,苦笑道:“这四个家伙的确是老奸巨猾,有他们在,割鹿刀大概万无一失吧。”

  叶尘没有回应,只是以左耳贴在地面上,过了半晌才道:“又有人来了。”

  萧十一郎抬头远望,发现的确又有人来了。

  几乎同一时间,神情阴沉的海灵子也起身了。

  他一起身便握住了剑,杀气腾腾。

  显而易见他也发现有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