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西祁来西域多少年了?

十年!

在这牛鬼蛇神盘踞的地方挣扎了十年还活着,见过的东西早就打破了一般人的认知,他的三观早已突破正常人的极限,就算面前突然蹦出来个变异的妖怪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见过那镜子吞噬一切,活物,死物,饥饿极了甚至连沙丘都不放过,它能在这块领地上畅通无助,悄然无声地吃下一切。

然眼前这样阵仗的,他还真没见过!

毕竟,他没见过处在狂暴中的镜片,他看到过的只是这玩意儿慵懒地四处游走,遇到任何东西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但即便懒,也让人敬畏。

那处在狂暴中的镜片又是怎样的呢?

霍西祁忘记了奔跑,他看着眼前巨大的黑色领域,里面的黑气在消散,慢慢地露出了里面的真实画面,眼神震撼无比!

那冰蓝色物体形成一个巨星的龙卷风姿势,从地上拔高而起数十米,却像被什么东西冻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而它身上布满了裂痕,并且这裂痕还在不断增加,从高处往下,裂痕绽开时像一道道冰凌,隔得这么远都仿佛能听到破碎的咔嚓咔嚓声!

“要,要碎了?”霍西祁喃喃,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跟这玩意儿打了十年的交道,从最初打过一架后发现此物诡异不好对付不得不见面就逃,在他认知里,这玩意滑不溜秋,根本没办法解决。

可是现在,他怎么就觉得,这东西只要一碎,万事就了结了呢?

被霍西祁一手领着的陆胥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边,“不是吧?啊……”他突然急声,“主子……”

他好像看到司诺诚了?

一定是的,不然陆瑶也不可能头也不回地朝着那边飞去了!

“主子?”霍西祁不知道这些,但他回过神来就发现前面人不少啊,嚯,全都围在那个露出冰蓝色物体的周围!

突然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人,霍西祁还有些不习惯!

“他们是……”还不等他问陆胥这些人是什么人时,前方急速掠飞而去的陆瑶已经出现在了那冰蓝色物体的顶端,下方十几人在此时看见她来了,全都惊呼出声。

“少主!”

“陆瑶你可算来了!”

“娘亲啊……”

“我曹,陆瑶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你儿子都……你个渣女实锤了啊!”

“……”

最后一句传到霍西祁耳朵里时他有点愣,有些不可思议地钻了钻耳蜗子,“我刚才好像听到我家那臭小子的声音了,不会是幻觉吧?”

陆胥麻木脸,呵!

……

陆瑶的专注力都不在他们身上,她掠飞而来,一手就将站在下方仰头看她的男人拉进怀中,脚踩着虚空一跃而上,站在了镜片形成的龙卷风顶端。

“阿瑶……咳咳咳……”司诺诚手捂着唇,靠在她身上,隙开的手指缝中有鲜血溢出。

陆瑶一只手按在他的心口处,脸色微变,再低头一看,视线中脚尖下的镜片已经碎了,她神色一凛,一手摘下他腰间的那颗碧玉珠,珠子落在她手中时白光乍现。

外面的人眼睛都快被亮瞎了,捂着眼便听到了铃铛在风中撞响的声音,那种悠远的,宏大的,钟声……

嗡……

白光闪过,一座高塔从天而降,将眼前的镜片全部笼罩其中。

霍北野惊呼,“我曹,那不是我华国的千机菱吗?”千机菱之前是帝国最顶级的监狱,里面关的都是重刑犯,几十年一直矜矜业业充当着一座监狱该有的职责,结果就在东方门阀被剿灭的那一天突然消失不见了。

整个皇庭和战部都不知道那玩意儿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去了何处?消息被封锁后也没人去查,后被皇庭纳入了帝都无法解惑之谜。

所以,这东西,居然在陆瑶手里!

还是能收放自如的?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突兀出现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十几个人原本就环绕在周边,震惊之后便飞速掠至了高塔旁,想看看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钟声是从塔里面发出来的,铃铛声是每一层塔外悬挂的金色铃铛发出来的,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从内到外被净化的奇妙感。

天二不知道怎么的,脑子在这钟声中猛得醍醐灌顶,明台清明,浑身轻松。

奥德内心因为司诺诚和陆瑶有了儿子的阴郁也一扫而空,就很突然,感觉一下子就变得不重要似的。

其他人也跟他们有着相同的心境,回神之后都是脸色震惊。

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吗?

“我,好像突破了……”有人突然道。

“我好像也是……”

“我的天……”

“……归玄叔叔,你快靠近一点点呀!”白团子对这种气息很喜欢,它刚有意识的时候就感受过这样的白光洗涤,将曾经附带在别人身上的恶意给洗了个干干净净,这光好处太多了!

归玄怔怔地看着这座塔,口中喃喃,神情复杂极了,“千机菱……”这东西,是属于……

这才是它本来的样子!

而它的主人……

归玄没有再去深究,因为他身边已经有人一把拽住他了。

“你有没有受伤?快让我看看……”

天锐一口气说完就要去检查他的身体,突然跟他怀里的小崽子四眼相对。

崽崽在司诺诚的意识里时见过天锐,对他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天锐叔叔!”

天锐:“?”

哪里来的崽子?

“这是……”归玄将孩子抱好,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天锐却手快地将崽子一拎。

小团子“啊”了一声,离开归玄怀抱的他突然没安全感了,伸出手就喊,“归玄叔叔,抱,抱……”

爹爹和娘亲现在都不在啊,能抱他的只有归玄叔叔啦。

可是天锐叔叔好凶啊!

归玄见状忙出手将孩子抱回来一阵安抚,并朝脸色黑沉的天锐瞪了一眼,“你别凶他,他还小!”

怀中的小团子赶紧搂紧归玄的颈脖,小小声,“坏叔叔,哼……”

天锐:“!”

我一句话都没说,怎么就凶他了?

还有,这崽子,哪里冒出来的?

突然觉得自己的地位,没了!

他身上有伤还抱着个崽子……

天锐有点气!又不敢对面前的人撒气,只好闷声,“这孩子……我来抱!”

不管是谁的,先把他从归玄身上扯下来再说!

也就在此时那边响起了凯奇的惊呼声,“啊,司诺诚吐血了?生个儿子一下子变得这么虚弱的吗?”

霍北野,“产后虚弱啊,那么大的儿子生出来,肯定的啊……”

天锐:“?”

才赶到的霍西祁:“?”

我听到了什么?

司家那位,生儿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