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其他小说 > 傻夫在下:战神娇妻要撒野陆瑶司诺诚 > 第693章 你居然怕了!
司诺诚带球跑事件在华国帝都八大世家已经传遍了!

外人都是不信的,觉得那是司家老爷子为了显示跟陆瑶亲近故意扭曲事实放出来的假消息。

一个男人,怀孕?

开什么玩笑?也就司家那个老东西不要脸,为了攀附上华国第一强者脸皮都不要了啥话都敢信手拈来!

然而此时此刻,众人迷之沉默了。

“所以,他……他真的能……靠!”霍北野眼睛瞪大如铜铃,比不过啊比不过。

能打能奶能生,这特么哪个男人敢跟他司诺诚比?

其余人惊愕之后看看归玄,又看看他怀里的崽,猛吞口水后怀揣着最后的希冀问归玄,“不是真的吧?”

说完好几个人同时上手,手指方向都是朝着小崽崽脸上戳的!

这肯定是个假的,以假乱真的洋娃娃!

“嗷呜……”不知道是谁动作太快了,戳的位置也不对,直接被小团子张口就是一口。

奥德:“!”看着手指上沾着的亮晶晶的口水,对视上那双跟司诺诚有七分相似,三分跟陆瑶的同款眸子,最后一线希望都破灭了!

这特么还真是他的种!

他跟司诺诚一直都不对付,现在好了,他崽子张口就咬了他!

“哎呀,崽崽你牙口不行啊,一口都没咬断他的爪子!”凯奇不嫌事大。

归玄揉揉团子的脑袋,他看了奥德一眼,奥德垂眸,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得,霍尔斯家族之前就想过跟陆瑶联姻,奥德尤其有这个心思。

尤其是后来陆瑶将他治愈后,这份心思压得更深了,这大概就是他留在华国迟迟不肯回去的原因之一吧!

“乖,松口,大家都是来帮你爹爹的!”归玄制止其他人再来揉小团子的脸,并劝说他松口。

小团子这才气鼓鼓地松开嘴,这些叔叔好坏啊,都来戳他的脸,戳坏了怎么办啊?他以后可是要靠脸吃饭的啊!

小团子压根就不知道,他继承了他爹爹的一部分思想,靠脸吃饭就是其中一个!

爹爹认为对的,准没错啦!

霍北野已经在一旁强行消化掉了司诺诚有儿子的这个事实,捂着心口言归正传。

“咱们还是想办法弄开这个玩意儿吧!”既然比不过,那就加入他,这样好歹心里好受一些!

于是他们在仔细询问了小团子里面的情况之后,十几个人分工协作,归玄因为身上有伤,只好负责带孩子,其余人分别前往黑色领域的周边寻求突破口,挨个尝试哪种武器能用。

众人面色看着冷沉严肃,心头却有一个念头直冒!

啊啊啊啊,他们就想看看,生了孩子的司诺诚现在到底是女人还是男人啊啊啊!

要是司诺诚变成了一个女人,嘿,不枉此行啊!

彼时,黑色领域内,不知道是不是外面十几人的怨念太深还是领域内突然降低了气温让人感觉到了冷,司诺诚打了一个喷嚏。

他一个喷嚏导致了领域内流动争斗不休的黑红色气息都有一瞬间的凝滞,下一秒,游走在他身边千丝万缕的红色气息环绕的速度更快了。

而纠缠着红色气息的黑色丝线也紧跟着千变万化,它们密密麻麻越来越多,霎时间,黑色和红色已经搅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茧,其中红色明显有绝对的优势。

它们在一番搏斗之后凝成一道圈,强势得将碍事儿的黑色气息隔绝在外。

司诺诚处在最中央,他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红色气息,纹丝不动,视线朝上,看向虚空。

“你们终于忍不住了吗?”

虚空之中并没有人现身,却有更多血红的丝线从四面八方朝着司诺诚袭来。

“啊啊啊啊,爸爸我不想死啊!”茧内传来一声鬼哭狼嚎,黑煤球被司诺诚拴在了腰间,面对着周边嗜血的血线吓得直发抖,没有得到回应的它慌乱大喊,“爹,爹,你是我亲爹,我也是你的儿子啊,你把那傻团子丢出去了,你干嘛留着我啊,你这么偏心你老婆知道吗啊?啊啊啊……”

它明明可以和小团子一起被甩出去的,可司诺诚是真的狗,居然不给它留条活路啊!

司诺诚垂眸看了他一眼,手指一捏,嚎叫的黑煤球瞬间被捏扁并反手将捏扁的它砸了出去!

黑煤球:“!”

劳资那一声“爸爸”是白喊了!

“你是砸东西上瘾了吗?先砸白傻子,又砸我,个狗男人,你有毒啊!”

黑煤球直线狂飞砸向了密密麻麻的红色丝线,黑球爆破式增长数倍的瞬间被红色丝线穿透,惨烈尖叫。

“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它特么对血色丝线有心理阴影啊!

东方门阀秘境里,它就是被司诺诚部下的血色长丝给削得险些魂飞魄散的!

结果它没死,被千丝万缕穿透的瞬间那些丝线就被它庞大的身躯给吞噬了,伴随着半空血色丝线瞬间消失一半,下方卷起的蓝色风浪也风卷残云般开始吞噬。

黑煤球惊呆了!

看看下方,大口吞噬一切的玩意儿不就是它的本体?

它这么厉害的么?

紧缚在司诺诚身边的那一层的红色丝线也被黑丝缠得精疲力竭彻底消失,数以万计的红色丝线被瞬间吞噬殆尽,而周边源源不断的黑色气息在司诺诚身后形成一个宝座。

在座椅形成的这一刻,无数黑色气息凝在了周边,三个身影跪伏在了一边,分别是厉刹以及另外两个人。

“恭迎主子回归!”

司诺诚慵懒地靠坐了下去,跟某个赝品比起来,一身白袍的他肆意慵懒的姿态是别人装不来的,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司诺诚一条长腿伸长,另外一条曲着,单手撑在下颚上,一副欣赏美景的姿态,看向虚空中徒留下的几丝红线还在飘荡,他幽幽出声,“自己滚,还是我动手?”

虚空中的红色丝线一阵舞动,“司诺诚,你装得很辛苦吧?”

司诺诚垂下眼睫,他勾了一下手指,空中膨胀的黑煤球瞬间缩小到黑桃大小被他捏在手心里哇哇大叫,“装?你们不也是挺辛苦的吗?”

虚空红丝暴躁狂舞,“碎不了这一块不要紧,还有一块……”

司诺诚垂下的眼皮突然睁开。

那虚空中的红丝霎时间飞远,整个领域里都响起了笑声,“哈哈哈哈,你怕了,你居然怕了……”

司诺诚眼中冷厉闪现,“你们,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