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寒书屋 > 其他小说 > 张国栋宋妮娜 > 第0001章狗血的表嫂
表嫂陆雨馨是我所见过的最高冷,也是最狗血的人间尤物!

即使看到舅舅从床上摔下来,我一个人又要去抱,又要整理床单,她竟然扭动的小巧的臀部,甩动着一头秀发,从门口一闪而过,看见也装作没看见似的。

这要是在我们村里,只要我跟表哥说一声,她一顿暴揍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可惜这是在城里,而城里的男人都怕老婆,表哥更甚。

我叫张国栋,一直生活在农村,今年读高三,因为化课成绩不行,父母把我送到城里的舅舅家,在表哥陈志强供职的学,插班突击学美术专业。

舅舅和表哥对我很好,只有表嫂陆雨馨,跟我前世有仇似地出奇高冷,从不正视也就算了,还处处把我当贼防,经常故意刁难,那样子就是找茬轰我出门。

舅舅家的房子很大,四室两厅一厨两卫,舅舅和表哥都准备给我单独一个房间,但表嫂陆雨馨却非要我与舅舅同居一室,表哥无奈,只好在舅舅房里给我架了一张床,对此我倒没有怨言。

舅舅风留下后遗症,有些边瘫,但也能拄着拐杖下床步行,和他睡一个房,晚上还能照顾一下,也算是对舅舅一家的回报吧。

来城市里快半个月了,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唯一郁闷的,就是在学校同学们瞧不起我,同桌的宋妮娜甚至夸张到一上课,就掏出手绢捂着鼻子,说我身上的味重。

而在家表嫂陆雨馨也是经常给脸色我看,就算叫我做事,都是一脸阴沉。好在她长的漂亮,再难看的脸色,我也觉得其实蛮可爱的。

晚上我正在饭厅的桌子上写作业,表嫂陆雨馨又要出门了,她站在门口扶着防盗门,一边换着鞋,一边对我说道:“哎,把我换下的衣服洗了,明天一大早我就要穿。记住呀,别用洗衣机搅,那样会伤着衣服的。”

“好的,表嫂!”我毕恭毕敬地从椅子上起身,朝她微微一欠身。

“你表哥回来后,叫他别等我,先睡。”

“是。”我又应了一声。

说完,她迈着那双修长的大腿出门,“呯”地一声把门关上。

我正准备朝卫生间走去的时候,舅舅在房里喊道:“国栋,你来一下。”

“哎。”

我赶紧跑进房间,走到床边问道:“舅舅,不舒服吗?”

舅舅一脸不高兴地说道:“你写你的作业,别理她!”

“舅舅,”我笑道:“我要是不洗的话,表哥回来后还不得帮表嫂洗吗?表哥在学校就忙,晚上还要到别的学校兼职,我不想他太累了。”

舅舅无奈地摆了摆手,叹道:“唉,作孽呀!”

我苦笑着退了出去,赶紧跑到卫生间,正像我想象的那样,陆雨馨沐浴完的水汽还没完全散去,整个卫生间还氤氲着她的体香。

我把门关上,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那淡淡的清香直扑心扉,顿觉心旷神怡。

过了好一会,我才从舆室柜上的盆里,一件件地掀开陆雨馨换下的脏衣。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她换下的脏衣服,比专卖店里挂的还要干净。

她每天要洗两个澡,早上起床洗一次,晚上出门或者上床洗一次,换下的衣服,过去都是表哥洗,现在都是我抢着洗。

说实话,开始是为了减轻表哥的负担,后来是自己愿意洗的,虽然陆雨馨每次都要不厌其烦地交待,她的衣服是不能放在洗衣机里搅的,但我还是乐此不彼,因为她衣服上的味道真好闻。

不过我还是有自己的底线:她的上衣、胸之类的,我闻得乐此不彼,但内内却从来没有去闻过,因为我想保留一份做男人的自尊。

除了莫名地喜欢上她衣服上的味道外,我对她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因为我懂得感恩,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舅舅和表哥的事。

我把她的衣服洗干净,晾晒好,回到饭厅的饭桌上写作业的时候,表哥回来了。

他进门的时候永远是疲惫不堪,精疲力竭和垂头丧气的表情。我心里很清楚,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因为陆雨馨。

其实不仅仅是表哥,连舅舅都对陆雨馨都有点敢怒不敢言,大概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二十七、岁的人,看上去就像十七、岁一样,一家人都把她当着公主一样惯着。

“哥,”我赶紧起身问道:“回来了?”

“嗯。”表哥勉强地朝我笑了一下,问道:“她又出去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表嫂叫你先睡,她可能晚点回来。”

表哥不再说什么了,换上拖鞋,先是到房里看了舅舅一眼,随便聊了几句后,就回到自己的卧室了。

晚上十一点,我准时收拾课本装进书包,洗脸洗脚,回到房里睡了。

第二天早上象平常一样,我点钟就起床,准备上卫生间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一只红色的高跟鞋,慢慢从卫生间的玻璃隔门后伸了出来,在那里左右晃了晃。

我去,鬼呀?

我吓得准备转身就跑,忽然听到玻璃隔门后,传来女人“嗯”地一声申吟声,我一愣,壮着胆问了声:“谁?”

里面传来陆雨馨的声音:“国栋,是你吗?”

“啊。是是表嫂吗?”

“嗯,”陆雨馨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过来一下。”

在确定真是她后,我才慢慢走过去,探头一看,她歪着头靠坐在坐便器上,两腿伸在前面,粉红色的内内套在膝盖上。

因为外面卫生间的坐便器,平时只有我用,再加上经常倒舅舅的粪便,陆雨馨觉得脏,除了洗澡外,从来都不会在这里方便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到会是她。

看到她坐在那里,我面颊一红,赶紧把头缩了回来,她手里拿着卫生纸,朝我挥了挥:“我喝多了点,来,帮我擦一下。”

狂晕!

我没听错吧,她竟然叫我替她擦屁股?幸亏我站的稳,否则早一屁股坐地上了。

我倒不是嫌脏嫌臭,我几乎天天都帮舅舅擦,问题是帮她擦,那什么不该看的地方,我不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吗?

再说表哥随时都可能从房间出来,万一被他碰到,那我可就百口莫辩了。

我赶紧说道:“表嫂,你等会,我去叫表哥。”

说完,我扭头就跑,刚出门时,又听到她有气无力地叫道:“别别叫他,你给我回来”

我只能装着没听见,赶紧跑到主卧门口,刚准备敲门,门却突然开了,表哥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出来。

我吓了一跳,幸亏刚才没听陆雨馨的,要是在替她擦屁股时被表哥看见,那可就狗血了。

看到我站在门口,表哥一怔,问道:“国栋,怎么了?”

“哦,那什么表嫂好象喝醉了酒,正在卫生间呢。”

表哥无可奈何地长长叹了口气,一脸阴沉地朝卫生间走去。

过了一会,表哥一脸铁青地,把陆雨馨从卫生间里搀扶出来,我站在旁边等着,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想到陆雨馨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转身朝厨房里跑去。

我想这下完蛋了,她一定会找机会修理我的。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我打开煤气炉,下好面条端给舅舅后,自己不仅没有吃,甚至连洗漱都忘了,背着书包朝学校跑去。

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家没吃的话,就得饿半天肚子,这还不是问题,主要是牙没刷,自己闻着都不舒服。

到学校后,我对着水龙头漱了半天口,又喝了半肚子自来水充饥,这才走进教室。

我已经做了防范措施,可当我在位子上坐下不久,同桌的宋妮娜就掏出手绢捂着鼻子,等上课铃响了,班主任冷老师走进教室后,她竟然站起身来。

“冷老师,我要换座位!”

因为知道宋妮娜接下去要说什么,我的脸“唰”地一下红到了脖子上,赶紧把头低下。

冷老师看到宋妮娜捂着鼻子的样子,就知道她嫌我脏。

“宋妮娜,”冷老师说道:“大家都知道张国栋是从农村来的,可能卫生方面不能和我们这些城市人比,但你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不是,”宋妮娜皱着眉头说道:“平时那股味就不说了,他今天一定是没刷牙!”

此言一出,全班同学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我,我真想一头在桌子角上碰死得了。

这时瘌痢头忽然叫道:“哎,宋大美女,你丫的又没亲他,怎么知道他没刷牙呀?”

他的话引来哄堂大笑。

“瘌痢头,”宋妮娜怒道:“你再胡说道,我要你今天真的变成个瘌痢头,你信不信?”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妮娜发火,也是第一次看到瘌痢头被一个女生呵斥得不敢吭声。

冷老师把讲台一拍,怒道:“干什么,你们要造反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